關於部落格
  • 756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霹靂、蕭朱)朱雀~第二章 有故事的人

= 第二章 有故事的人 ============

    冰河天川,乃是通往天外南海的必經之路!

    「空谷兄你喜歡故事嗎?」朱聞蒼日突來一問。
    「這重要嗎?」

    紅色男子折扇背向身後,走了幾步,用著難得沈鬱的姿態說著:「你知道嗎?一個人的出現,縱使有再多美麗的外表,但是唯有故事,才能使他的生命完整,讓人相傳更久,所以我鍾愛探討各種故事。」

    「那你何必跟著我?」其實,空谷殘聲覺得,朱聞蒼日才是個有故事的人,所以,他才能將故事的意義闡述得這麼分明。

    「因為你的身上,讓我強烈感受到悲戚故事的哀傷氛圍。」
    「我沒有故事好說。」空谷殘聲明顯避不作答。

    「越悲戚的人越不願提過往。」
    空谷殘聲倒不拖拉!「贏過我,我的故事就是你的。」

    「好提議。」朱聞蒼日十分贊同,躍躍欲試!
    空谷殘聲奇道:「不怕死嗎?」雖然他並不是個太狂妄的人,但對自己的自信倒也不低。至少沒多少人敢隨意與他挑戰。
    「越有死亡陰影,表示這故事越有價值。」


    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故事?朱聞蒼日,你究竟有多少的故事?
    我也想知道你的故事,想知道為何你那亮麗外表下,卻有著一雙寂寞的眼神。

***
夜明峰

    「荒煙蔓草,亂石奇岩。空谷兄啊,這是哪裡?」朱聞不解地看望四週!
    「夜明峰,蜀道行一掌擊沈之處。」
    「俠刀蜀道行  傳說中最強的武癡傳人。」
    「他的確是空前絕後第一人。」空谷殘聲倒是很認同這個評語!

    「那你呢?」
    「我不值一提。」

    「空谷兄你這樣不行喔,你跟我相約比武,又說你不值一提,豈不是暗指我不足為道嗎?為振我朱皇一脈的尊嚴,為證明我朱聞蒼日非滄海一粟,我今日必敗你空谷殘聲。」朱聞蒼日骨子裡流著的高傲血液抗議著,促使他居然會主動挑釁。

    「儘管來吧。」空谷殘聲倒是躍躍欲試,立於頂峰總是孤單,他直覺這秀麗書生絕對是一個難得堪敵的對手。

    空谷殘聲話一休,只見霜雪紛飛遍地凝霜。

    不服輸  朱聞蒼日一運氣,頓時烈火遍野,消融寒霜。

    「好對手。」空谷殘聲讚道。反手一揚極招上手。

    「武癡絕式-虛無飄渺」空谷奇異玄印破空凝現。
    「朱皇絕式-貫天凰」朱聞蒼日摺扇靈動,如舞姿飄逸,扇一翻,朱紅色鳳凰身姿劃空翔舞。
   
    極端會雙絕,神異之印,浩然之招,極招交錯後引發的強大氣流使兩人同時被震退。

    意外的是,在朱聞蒼日停止退勢之時,空谷殘聲竟未同時停下退姿。


    「我贏了?你竟然輸了?」朱聞蒼日充滿不可置信的疑惑,畢竟他其實留手不少。
    「嗯,此招我敗。」空谷殘聲認輸的很乾脆!
   
    漂亮的面容出現一絲不甘心的怒意。「空谷兄你講,為什麼你要放水?你看不起我嗎?」

    「所謂留手,只是在個人拿捏的寸尺之間,而這一點我在你之下。」空谷殘聲一言點出他認輸的原因!也暗指朱聞蒼日其實未出全力。

   
    不想在這話題上繼續進行,朱聞轉移了話題。「空谷兄,你愛過嗎?」
   
    「愛嗎?」空谷殘聲思考著,過往舊人有誰對他來說曾愛過呢?
    「聽這語氣,你的愛,學問很深。」

    空谷殘聲反問起。「那你呢?」
    「我的愛啊?很慘,跌的很慘。」朱聞蒼日回想起記憶中那個聰明倔強的高貴女子。

    「話說的這麼坦白好嗎?」意外這人的老實,他開始對朱聞蒼日改觀。
    「我是交朋友,不是交立場,貴在真心誠意。」朱聞倒是說的很誠懇。
    「這句話讓我欣賞你了,朱聞蒼日。」

    「欣賞就不用連名帶姓叫啦,你可以叫我朱聞或蒼日 就有如我叫你空谷兄。」
    「空谷殘聲只是化名,我叫蕭中劍。」輕笑著。交友以誠,既然對方坦白,他也大方!

    果然,朱聞蒼日是一個讓他有許多驚奇的人。這個突然在他生命中出現的男子,真是讓他做出了許多自己都想不到的行為,想不到自己可以對著應該是敵手的人,如此放下戒心。
----------------------
    兩人路上閒遊路上,突然感到有股強烈的邪氣爆發。

    「蕭兄,你有感覺到嗎?」朱聞率先提問!
    「嗯。」

    「這強烈竄昇的氣息,功力雖高卻令人感覺充滿邪意。」
    「這股氣是來自東方,而且是人為的邪氣。」蕭中劍斷言!

    朱聞蒼日奇道:「喔?你怎麼分人為與自然?」
   
    「因為,我正好有這兩種類型的舊人。我的朋友邪氣乃人為,是人所創出來的非人,但是為人單純正直是個善良的人。至於我義弟,他是天生帶有邪氣異能,可惜現在自願成魔,但他是曾經也有善良過。」

    「蕭中劍,我不是要潑你冷水,只是希望你能有所覺悟。誤入歧途者,可以改過向善,但是自願墜落無間者,卻是連天仙都難救。」
   
    蕭中劍嘆息。「唉,如果無法挽回,我只有滅親之途。」武癡傳人與魔是不能容的!

    「我認識你之前,你應該過的很壓抑。你是一個將熱情壓抑在冷漠之下的人,你絕對不容許自己感情崩潰,對吧。」朱聞蒼日語氣肯定,並不是提問。
    「嗯!」蕭中劍也不做否認!

    「坦白說,你真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有趣。初見面時,你給我的感覺是很陰鬱,現在卻多了一許開朗。」
    「也許是沒有壓力吧。你也何嘗不是?」蕭中劍內心低語,其實是因為你,你的風趣灑脫,改變了我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你在身旁,我就覺得格外輕鬆自在,壓力全無。

    「回想以前的朱聞蒼日與現在真是大不相同啊。昔日我個性偏激傲慢,對感情更是任性惡劣。」他回思從前。
    「由你眼神可以感覺你試著轉變。」
    「真的嗎?那我算有成功吧?」那雙漂亮的桃花眼眨著炫目的光輝,似乎等待著期望中的回答。

    莫名就是不想讓他太得意。「嗯,成功變為另種型態的任性惡劣。」蕭中劍想,自己的惡劣因子似乎對於用在朱聞蒼日身上是樂此不疲啊!

    果然成功見到那個美麗的男子垮下一張臉。「蕭兄你的稱讚真是不留餘地。」
   
    「我感覺到你口是心非。」原來自己骨子裡充滿了惡劣,逗弄朱聞蒼日真是一件充滿愉悅的事情。

   
    「你可有想過釋放你滿腔熱血?」不想再被蕭中劍恣意捉弄,朱聞回到了原本話題。
    「當我見到無辜之血時!」
    「唉唉,我以為你會說當你見到朋友我重傷垂危時呢,那我會很榮幸。」朱聞露出一臉失望的模樣。
    「這機會渺茫。」因為我不會讓你在我身邊有重傷的機會。

    「唉啊,連個安慰沒有,我真是多想多傷心啊。」紅衣書生一臉委屈不已,惹的蕭中劍輕笑。
    「以你的身手,想要有重傷垂危的機會,我看很困難。」這倒不是吹捧,蕭中劍感覺得出來朱聞蒼日並不只表面的絕代貴公子這麼簡單。

    朱聞不置可否,故意說著。「謝謝你看的起我,我會找機會讓你情緒激動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哈哈,朱聞想聽故事嗎?」不想再看見那張容顏露出沮喪,蕭中劍意外主動說著自己的故事!
   
    果然那張臉馬上換上喜悅的笑容。「我隨時在等候。」
   
    「曾經讓我情緒爆發的只有三個人,但沒有一個人至今存活。第一個人是我父親,第二人是我義兄,第三人是我恩人。」

    「然後呢?」
    「然後我們去看一場爭鬥吧!」蕭中劍自顧自快步離開。

*******************
岩山路上,兩人同行,卻見其中一人抱怨連連。


    「你這個人實在很沒意思,哪有人故事剛起頭,就跑來看人打架。」朱聞蒼日抱怨聲打破了寧靜空氣。
    「故事是死的,它隨時都在,但時局是活的,應該要以它為重。」
   
    「可是對我而言,故事才是第一,時局只是觀戲啊!」朱紅色男子帶著撒嬌神態略微不依從,這可愛的神情著實令蕭中劍百看不厭,也許就是這樣,他才總是以逗整朱聞蒼日為樂。

    「朱聞,練就一身武功所求為何呢?」空谷殘聲轉移了話題!
    「好問題,也許這就是我討厭自己的地方。」

    蕭中劍倒是覺得這話很驚奇,有多少人汲汲營營武學至高,眼前這外表如貴氣公子哥,實則體內蘊藏高深莫測力量的男子,居然會以此為厭惡。「怎麼說?」

    「我從小受的教育就是要學文習武,經韜武略樣樣精通,所為目的就是練就頂峰,所有人都告訴我,我必須不在人下!直到有一日,我驚覺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所以我去追求了,卻徹底失去我曾經最愛的女人。我這生究竟是為何呢?其實啊,我也在思考反省,卻總是得不到一個肯定的結果。」朱聞蒼日想起自己那輝煌的往事,想起天之驕子般,卻實際被責任所困,難以自由的自己。

    蕭中劍倒是非常瞭解這種身不由己之感,不由得感嘆。他想到了他的義弟,到底要照他的期望讓他自甘成魔呢?還是阻止他?

    「朱聞,陪我去個地方。」
    「當然義不容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