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22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霹靂、蕭朱)朱雀~第三章 心靈之關

= 第三章  心靈之關 ============


    異度魔界火焰魔城之外的鬼風林,朱聞蒼日苦著臉,感嘆自己竟然會自願來到這不想來的地方。

    「你想去找你義弟?」朱聞想到蕭中劍會來這裡的原因,多半是跟那個他口中自願成魔的義弟有關!可是他不想踏進去啊!

    蕭中劍感受到朱聞蒼日明顯的抗拒,他也不想為人所難。「嗯,我自行前去,你在這等我即可。」

    「坦白說,因為一些原因,我確實是十萬分不願意踏入這裡,不過做為兄弟,還是一句話送給你,請你放在心裡保身。」朱聞蒼日認真無比地拍了拍蕭中劍的肩。

    「說吧。」

    「真有麻煩時,往西南西方向逃,如果幸運的話應該可以安全離開。」當然可以安全離開,西南西就是鬼族領地,在群龍無首且的情形下,自該是養精蓄銳的情形,絕不會多生枝節!

    空谷殘聲疑問的看著他!「回來,我會問你為何這麼清楚。」

---------------

異度魔界入口


    九禍的傳聲迴響於空中:「空谷殘聲,你有膽進入異度魔界嗎?」
   
    空谷殘聲不語。


    「如果成功闖關,我讓你帶走月漩渦,也不予追殺,但是若是失敗,就是付出你的命,你敢嗎?」九禍充滿挑釁意味!

    空谷殘聲毫不猶豫,以行動代替回答,腳步堅定地踏入火焰魔窟。
--------------
    心影迴廊

   
    空谷殘聲漫步走著,周遭玄異景觀變化,出現過去之景象。

    知道這是心靈試驗,蕭中劍沈著以對!


    「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

    心,進入無我之境,空谷殘聲毫不抗拒地步入了自己的過去,在周遭無聲中也步出回憶,緩緩走過讀心之關了。

---------------
   
    魔界大殿,九禍與吞佛童子同時監視空谷殘聲。


    「明知是虛影,卻仍然能在幻境中步入自己,更進一步,步出真實的自我嗎?武癡傳人果真是不尋常。」九禍言不由衷地稱讚著。

    吞佛童子倒是對空谷殘聲評價頗高。「這關,能這麼平靜的過關者,屈指可數。」

    「心影迴廊留下的,是過關者最深刻的記憶,重點並不是擾敵心智,而是留下弱點,為心魔之關做準備。」九禍意指此關並無殺傷力,只是個序曲,不值得如此讚揚。

    「因為過去,而暴露了隱藏的弱點嗎?真是令人懷念的感傷記憶。」魔界中人,人人皆須通過關卡考驗,才有資格往上爬,通不過者,永遠只是一介小小士兵。
吞佛童子回憶起自己當年闖此關之歷,不禁心有所感。

    九禍笑道:「哈,我想起來,如你的實力,當初卻也吃了這關的虧呢,至今闖關者,沒有人能夠完全擺脫心影迴廊的讀心,他只是真正關口開始的序曲罷了。」

    兩人談話中,空谷殘聲已接近心影迴廊尾聲,此時,影像中出現了朱聞蒼日與冷灩之影。

    九禍大驚:「嗯?」
    怎麼會是他?雖然氣質有一些不一樣,不過還是一眼就認出熟悉的舊人。看來她有需要到鬼族去問候一趟了!

    「最末出現的兩人,就是他心中的弱點嗎?」冷灩他是知道的,倒是那美眸瀲灩的朱色男子,對他而言卻是個生面孔。

    九禍不語,陷入自我思考狀態。
    吞佛大奇,一向冷靜的女后竟有失神之時。「女后?」

    回了神,九禍自信笑著。「接下來,第一關的弱點,將會成為第二關的要素,空谷殘聲,你能通過嗎?」

---------

異度魔界亡靈谷,幽魂飄飄、鬼火燐燐。


    「看來這是第二關卡。」
    蕭中劍繼續前行,卻見前方出現熟悉的身影。不應該會見到的人!

    「我終於等到你了。」熟悉的紫髮少年坐於石上。

    「冷醉?你沒死?」空谷殘聲很意外,在魔界竟會見到亡故的故人。
    冷醉冷哼,陰側側的詭魅,潛藏的是怨恨的執念。「你沒死,我怎麼可能下黃泉。」

    「你是魔界造出來的虛幻?」蕭中劍直覺這是否又是幻影。   
    「你怕了嗎?想不到蕭中劍也會有怕的事。也罷,勿懷疑我的真假,我雖不認為這世上有真實的事物,但是這世上倒是的確有因執著而不死的亡靈,我就是那亡靈。所以,為了了結我的執念,來吧!」冷醉做出備戰姿態,卻見蕭中劍動也不動!

    「不管是亡靈或是虛假,我不想再殺朋友一次。」
    「我的執著來自你,不殺了你,要我怎麼了卻執著?」

    蕭中劍無奈地嘆口氣。「冷灩非我所殺。」他難得地為自己做解釋。

    「但冷灩因你而死 你否認嗎?」紫髮少年不接受蕭中劍的解釋。

    想起了自己被託付的任務,他轉了口氣,語氣和緩下來。「蕭中劍,這是異度魔界亡靈谷,加入魔界就會在此地留下靈氣與意念,我是如此,月漩渦也是如此。坦白說我可能殺不了你,但是你卻可以替我了斷執念,做為朋友的最後要求,你願意嗎?」
    「若是我做的到。」此時的蕭中劍只要不要讓他再度手刃一次朋友,他什麼要求都會同意。

    「你愛不愛冷灩,或者冷灩是否曾愛過任何人,我都已經不在乎。只要你能夠通過我指定的關卡,就能讓我瞑目。」
    「好。」

    冷醉陰陰笑起,「從這條路一直走去,你就會見到我所指定的對象。不管是你死或者是對方亡,只要你們其中一人倒下的那一刻,就是我瞑目之時。」

    目睹蕭中劍離去的背影,冷醉開懷起,蕭中劍,你不會知道,在那裡等著你的並不是天堂,而是地獄啊。
----------------------------------
心靈之關

    為成全冷醉亡願,空谷殘聲毅然前行,注意著魔界異景變化。
    此時前方竟憑空出現冷灩身影!!

    「冷灩?」

    「蕭中劍。」熟悉不過的白色美麗女子,竟又再見。

    冷灩水袖輕揮,突然間景色轉換至傲峰之顛。


    「冷醉的遺願是你?」魔界果然玄奇,今日要說是活見鬼嗎?
    一連見到兩個本早該逝去的面貌。把這故事經歷告訴朱聞,他不知道會有什麼有趣的表情呢?

    「讓亡者的遺憾,隨著成佛消逝吧。」冷灩揮舞起水袖,凝氣待發,這是決鬥的前兆。

    是幻象?是真實?但是在干戈相對中,卻蘊藏令人心痛的清楚殺氣。

   
    明知道眼前是魔界的陣局,卻令蕭中劍有種,當真是亡靈再現的真實感。
    他並不願與冷灩交戰,但是為了冷醉的遺願,卻非戰不可。

    「如冰蓮焰!」冷灩揚袖轉身揮出亡靈之舞。
    「虛無飄渺!」蕭中劍無奈應戰,武癡絕學上手。
    以虛化實,無我飄渺消散冰之蓮焰,兩招對擊散出光芒點點。

    「你應該死了。為何會在魔界?」蕭中劍還是疑惑!
    「我雖是人卻非人,你忘卻了嗎,蕭無人?靈身人體有百年之限,但我的心念卻是有無限的時間,直至心念了結。」

    「你可知,你與冷醉是,皆是我最深刻的遺憾。」蕭中劍痛心疾首,究竟要為了冷醉還是為了冷灩。

    「多說無益,讓我們有個結束。」

    無奈之至,蕭中劍的天之劍法上手「天赦罪!」
    「涅盤劍!」冷灩竟也回以天之劍法!

    劇烈衝擊,席捲漫天狂雪紛飛。冰華飛散中,衝擊驚人的迴反殺招。
    空谷殘聲運氣不及被擊中,當場吐血飛跌。

    心魔之關,涅盤劍逼命之刻,忽然間,陣局迸裂。
    西南西竄入朱紅之光,瞬間救走空谷殘聲。

---------------------
鬼風林


    朱聞蒼日坐在河邊釣魚。曲起一腳,好不悠閒自在。

    「鬼風林這裡會有魚上鉤嗎?」蕭中劍隨口問道。   
    「唉啊,我本意可不是在魚啊!換新地點、得新體驗,這樣才能學習新知識,你說是不是呢?」朱聞倒是釣魚釣的很樂。

    「你怎麼知道路的?又怎麼知道我究竟身在何處?」終於不想跟他漫無邊際交談,蕭中劍選擇單刀直入,直接詢問剛自異度魔界救出他的人,心中存的疑問。
    「你真的想知道?」
    「我說過,我回來一定會問你。」

    「唉,好吧!第一,你出發前我在你肩上留下追蹤術,第二,我是魔界的大王,怎麼會不知道路呢?」朱聞蒼日可愛的笑著,卻是吐出驚爆的言詞!
    「胡言!」蕭中劍萬分不信,異度魔界的王者,會是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書生。

    「不信喔?」一手支著頰,朱聞蒼日眼中卻毫無在開玩笑的意味。
    「說正經的。」
    「我哪裡不正經?」朱聞喊冤,他明明是很認真的回答啊。

    「說真的,你這種個性作王,異度魔界前途堪慮。算了,你不想說我也不追究。」他在朱聞蒼日身旁坐下。直覺對方應該是有難言之隱。

    朱聞蒼日可不依了。他真的沒有說謊啊。
    「老實說那關我闖過,還吃了很大的虧,要跟心魔鬥,死的永遠是自己。」

    「不鬥,怎麼知道結果?」蕭中劍可不贊同了!
    「所以,結果好到你差點死在自己的招式之下,很快樂嗎?你這人真傻,明知關卡的陷阱還非打不可。」

    不想再聽朱聞蒼日的滔滔不絕,蕭中劍反問朱聞的境遇。「你那時呢?遇見你念念不忘的女人?」
    「唉,我又不是你,我哪下的了手殺她。」朱聞蒼日不禁苦笑。
    「就算明知是假?」

    他回以肯定的答覆!「以某方面來說,其實我比你還傻,所以那關我乖乖讓她殺,結果我過關了。」

    蕭中劍覺得很驚訝,竟會得到這種答案。「魔界的關卡令人費解。」
    「說的好,我也這麼覺得。話說回來,有個問題想請教。」
    「什麼問題?」

    「她就是你仰慕的女子吧?蕭兄。」朱聞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竊笑的望著蕭中劍。

    為什麼我覺得這種充滿八卦的笑容很欠扁?
    「他只是我前輩,我們之間沒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就是不希望被紅衣麗人誤解,難得的努力撇清解釋。

    「喔?是嗎?」朱聞不太相信。一臉你不要裝了的神情!
   
    蕭中劍拍了拍朱聞。「釣你的魚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