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22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霹靂、蕭朱)朱雀~第四章 朱聞挽月

= 第四章  朱聞挽月 ============

    不知名山路,兩人依舊結伴閒遊。


    「怎樣?散步這麼多天還不開心?」看到蕭中劍臉色不善,朱聞關心地詢問!

    「有令人開心的地方嗎?」蕭中劍反問。「親自入魔界非但未見到義弟,連關卡都沒通過,甚至連個魔界戰將都沒有見到,只是心魔就讓我這般狼狽。魔界真是臥虎藏龍。」他感慨起。
    「那我再陪你去吧?」只是陪你去,我死都不進去!朱聞內心補充。

    見他把魔界講得這麼輕鬆隨意可入似的,激起蕭中劍充滿懷疑的目光。「你真的是魔界之主?」
    「是啊,不像嗎?」朱聞蒼日毫不猶豫。
    「不像!」他直接斷言。

    「真直接。我說是,你不信,我說不是,你懷疑。」人怎麼如此麻煩呢?總是不相信自己不想接受的事實。朱聞內心不禁想著。

    「因為變數,總會令人在回憶中感傷吧!」蕭中劍此時只是心有感慨。他不希望日後他要為了眼前這個人而感傷,所以打從內心拒絕這兩人立場敵對的說法!

    如果日後他知道真有一語成箴,他想他會希望當日沒有說過這句話。

***

    暗夜樹林,一女子跟蹤兩人多時。


    「跟蹤我們很久的姑娘,出來吧!你跟著我們到底要做什麼呢?」

    「蒼日,你忘記我了嗎?」她終於無法忍受朱聞蒼日對她明明發現,卻視而不見。
    「恕在下失禮,我還真的對你沒印象?恕我失陪。」其實並不是沒發現,只是不想要發現,朱聞只希望快快遠離麻煩。

    「太過份了,你竟然連自己的妹妹都忘記!」女子薄怒,直接挑明身份。
    「啊!你是挽月?唉啊,你易容術這麼高段,老將臉變來變去,我哪認得出你是誰。」朱聞蒼日言不由衷,但是蕭中劍都知道這女子與他的關係了,他也無法迴避,只好假裝恍然大悟。

    唉啊!麻煩啊!

    「哼,你連聲音都認不出來嗎?」朱聞挽月顯然不能接受這敷衍的答案。
    「我是音癡,你忘了嗎?」口頭爭鋒,妳何時爭的過我。朱聞蒼日心裡這般想著。口中繼續敷衍。

    無法坳的過兄長胡言,朱聞挽月轉向蕭中劍求助。「我才不信,這位大哥你評評理,他說這些話,有良心嗎?」

    為什麼會扯到我?原本一旁看戲的蕭中劍十分不解,究竟為什麼會突然提到自己?
    「外人不宜介入家務事,你們漫慢談。」他決定把麻煩丟回給朱聞蒼日。個人造業個人擔嘛!

    「喂,丟下我很沒有道義耶!」朱聞對著蕭中劍喊著!

    朱聞挽月不以為然。「你丟下我,丟下家人,你也差不多!」

    見自己人單力薄,他只好委婉口氣,好言相勸!「唉,挽月我有事情,你先回去吧!」

    「我就是來帶你回家的,你不回去,那我也不走!」挽月態度也很堅決!

    朱聞蒼日頭痛不已,從以前這個妹妹就特喜歡纏著他,偏偏小妹任性霸道又我行我素,讓他十分困擾,避之唯恐不及!

    「朱聞兄,有小妹在身邊可享天倫,你要珍惜。」蕭中劍不太瞭解,為何朱聞蒼日對自己的妹子避之如蛇蠍? 所以他也加入好言相勸!

    朱聞十分無奈,現在是二攻一嗎?「空谷兄,你不懂,我此妹子可不同於你義弟啊!」如果你換成是我,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都是手足,有什麼不同?」他還是不懂。

    當然萬分不同,你如果知道她的本性,你就不會這樣說風涼話!朱聞蒼日內心大喊著!

    哀怨指控的美目對著蕭中劍不斷控訴,但是蕭中劍還是不解,這指控何因?

    「唉,算了算了。」對著一個木頭生氣也沒有用!朱聞放棄解釋。

    「蒼日,我難得出來走走,讓我跟著你們玩幾天吧?幾天之後我就離開。」朱聞挽月小臉帶著期盼,難得的無辜懇求神情讓朱聞蒼日心軟下來,畢竟是從小就疼愛的妹妹啊!何況她提出的請求,說實在也不過份!
   
    「這…空谷兄你說呢?」 他還是打算不讓蕭中劍在旁邊看熱鬧!
    「幾天而已,無妨。」空谷殘聲倒是落落大方。

-----------------------------

    熱鬧的市集上,三人正隨意瀏覽市集攤位的五花八門。


    「蒼日我走累了,我們去那家客棧!」挽月鉤住朱聞蒼日的手撒著嬌。
    可惜似乎對朱聞蒼日不管用。「首先,要叫我兄長,再來,妳先放開我,你兄長我的怪癖,就是不喜歡別人隨便碰我,你忘了嗎?」應該說不喜歡妳碰我,朱聞蒼日在內心補充!

    「哼,討厭!」她決定轉移目標,翩翩移位換挽著空谷殘聲。

    「空谷大哥,我們先去喝茶,不要理他。」她像個幼稚的小孩,遠遠對著朱聞蒼日做鬼臉!
    「可以是可以,但是,為了妳的安全,請不要再碰到我。因為我不習慣與他人近距離接觸,碰觸到我者向來非死即傷,方才要不是我有正面見到妳,所以我有克制,否則後果是不堪設想!」空谷殘聲輕輕掙脫朱聞挽月的手,口中說的倒不是威脅,而是事實。

    「你..」朱聞挽月真是氣炸了。

    朱聞蒼日倒是笑翻了。「哈哈哈…小月你遇上冰男了!」

    「太過份了。你們兩個聯手欺負我,哼,不理你們了。」她生氣至極。決定先自行前往客棧休息喝茶順便消消氣。


    「哈哈哈哈…………..唉唷,肚子好痛,空谷兄,真是有你的!」朱聞蒼日笑的彎下腰。
    「沒事吧?」蕭中劍難得主動扶起朱聞蒼日,拍拍他的背幫助平順笑岔的氣。

    兩人都沒有發覺,現在距離如此接近,近乎氣息糾纏,卻毫無反感反應。而方才剛信誓旦旦說過的話已經被打破。

    也許不是不習慣,只是要看對象吧!

----------------------------------
    過了幾天,三人在林中漫步時,朱聞蒼日停下了腳步。


    「小妹,出來這麼多天,妳該看的也看了,該玩的也玩了,快點回去吧!」朱聞蒼日一開口就是趕人的話語。
    「不要,我還不想。」朱聞挽月馬上就拒絕了!
   
    「任性!」

    「有什麼問題你們好好談,我先去前面等你們!」蕭中劍拍了拍朱聞,轉身離開,留下空間給這對兄妹。

    沒有外人在場,朱聞挽月一改之前嬌嗔的小女兒姿態,顯出任性霸道的本性。「你為什麼一直逼我回去?」
    「我還有事!」朱聞蒼日轉移目光,不想洩漏真實心情!

    「你有什麼事?你的事都在自家族裡,最應該回去的人是你,你才是任性!」她滔滔不絕指責起。

    對象並非是朋友而是族人,朱聞蒼日的說話語氣,也不自覺洩漏出原本尊貴身份養成的天生傲氣!
    「你說什麼!」他語氣一沈,卻不怒而威。朱聞挽月自覺不妙,態度馬上改變。

    「蒼日,不要趕我走,好嗎?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為什麼你寧可跟外人一起走,寧可喜歡外族女子。」
    「她算外族嗎?」沒記錯的話,他們應該不算什麼外族吧!

    「對我來說,她是。」挽月理直氣壯!如果沒有她,蒼日就是我的了。朱聞挽月想起那名高傲冷靜的女人!

    「無理!」雖然感情已逝,或者說,他被賦予的感情裡,對那女子的愛情不算強烈,只有淡淡緬懷與感傷!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喜聽到任何對那女子不敬的話語。

    「兄長,族裡需要你,求你跟我回去吧!」挽月換以責任來勸之以理。
    「族裡有她在,不成問題,時機到了我就會回去!」自己長年沈眠,他可沒聽說族裡就這樣消滅。

    「我等了你好久,好不容易終於盼到你自由,為什麼你還要繼續在外面流浪?」

    朱聞蒼日厭煩了,沈下臉。「不要濫用我對妳的包容。」

    「那你也不要濫用我們對你的等待與寬恕!」朱聞挽月覺得委屈,他從來沒這樣語氣跟她說過話的!說話也不自覺大聲起來!

    「哼,正好,就依你的話,我與你們斷絕所有關係,不需要等待也不用寬恕我。請你離開吧!」蒼日背過身不再看挽月,對他來說權勢名利如浮雲,他想要的是自由與平靜。

    「你怎麼可以!你怎麼忍心!」挽月震驚了,沒想到他居然可以這麼絕然,口中的意思就是要放棄全族,也放棄她。
    「我不喜歡有人挑戰我的耐性。」

    「兄長你如果真的不想跟我回去,那送我回去好嗎?」或許因為她的身份,所以挽月是個非常會看臉色的聰明人,他馬上順著朱聞給的台階下。

    「小月,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個人做事個人擔,偷跑就要有被罵的心理準備!」

    「你又怎麼知道我偷跑?」
    「哈,如果你不是偷跑,那今天來跟蹤我的,就是兩個人以上,不是只有你一人!」她相信族人不會讓她一人外出遠行!

    「那,你不怕我路上出事嗎?」她再試著動之以情。
    「唉啊。我是怕路人會出事!」想唬我?

   
    不再強求,挽月內心已有打算。「算了,你趕我走,我再留著就不識大體了。兄長,多謝你們幾天照顧。」他決定回去尋求未婚夫的意見!

    「沒什麼,路上自己小心吧!」擺擺手,他愉悅地目送女子離去的背景。

    終於送走燙手山芋,朱聞蒼日神清氣爽的轉身去尋找空谷殘聲,繼續悠閒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