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4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無骨驚弦淨世音,素手清顏技超群

 本文由“kanyou163”原創於多玩劍網3論壇,轉載請保留作者及出處。

無骨驚弦淨世音,素手清顏技超群

  天下三魔,雪魔王遺風因紅顏之死而入魔,劍魔謝雲流因師門誤會而入魔,那琴魔高絳婷又是因何事而淪入魔道呢?這一切都因一個男子,他就是人稱素手清顏康雪燭。

  高絳婷出身七秀坊,乃公孫大娘七弟子之一,因受天資所限,體質柔弱,《霓裳羽衣》身法無法修習到高妙境界,因此未得師傅公孫大娘傳授公孫劍舞中的高超劍術。但她雙手天生軟韌,柔若無骨,艱辛鑽研之後,在箜篌演奏之技藝上早已傲視群芳,人稱琴秀。

  箜篌弦數歷來為弦樂之冠,極難彈奏,五十五弦幾乎已是高手極限,但高絳婷以一雙秀手竟能獨引七十六弦尚且遊刃有餘。高絳婷曾盡邀名士,在揚州七秀坊內獻奏一曲,曲消音散良久之後,眾人仍是呆若木雞。在場之人不乏見識廣博之輩,如此音色竟是無人可以形容,更有多人數日流連於七秀坊不忍離去,但求再聞一曲,無骨驚弦之名遂天下皆知。自此之後,廟堂江湖,高門名士爭相入坊,往往求一曲而不可得,千金易得,知己難求,雖然高絳婷的琴音令天下人著迷,但高絳婷卻未遇到她人生中真正的知音,直到他的出現,才徹底改變了高絳婷的一生。

  康雪燭本乃萬花名士,以雕琢美貌女子聞名於世。天寶元年七月初五(西元742年),康雪燭初履萬花,以落星湖中之水和湖底泥沙揮手雕就了萬花穀如今馳名江湖的“貂禪拜月”,旁觀諸人無不目眩神迷,眾人皆言若是西子複生,只怕也不過如此了。工聖觀後,久久無言,唯留有四字評語:“雪燭素手,境入微毫”,從此“素手清顏”聲名響徹天下。

  康雪燭一雙手修長圓潤、細膩光滑,他每日都要以秘制藥膏浸漬雙手數次,膚色白皙異常,手上筋脈清晰可見,全然不似男子之手,工聖言之“素手”,就是緣於此處了。康雪燭另有一樁怪癖,琢磨之時從來不喜有人在旁觀看,於是東方宇軒特開放一隱蔽居室供其鑽研。他每出一作,必然名動江湖,萬金難買。
  時過不久,江湖之上將兩人並提,勝傳“無骨驚弦,素手清顏”之名。康雪燭聞聽此事,不解何等絕佳技藝竟能淩駕自己之上,遂出穀赴七秀坊一會高絳婷。

  兩人初次會面於七秀聽香坊,康雪燭一身黑衣長衫,溫文爾雅,手持一把紙扇,眉宇中透著俠氣,不羈中又帶點冷酷,給高絳婷一種與別不同的感覺,“久聞高女俠的琴藝驚天人,特來拜會,望能有幸聽到這出塵之音,請女俠成全。”康雪燭有禮的說道,只見高絳婷不發一聲,只是凝視著康雪燭,不一會,便彈起手中之琴,一曲之後,驚為天人,彈奏過程中,康雪燭緊盯操弦高絳婷之手,喃喃言道:“天下再無如此妙手”,表露出的仰慕與驚歎之情,讓高絳婷覺得,已經找到了人生中的知音,高絳婷為知音而彈,音色之美難以形容,而且還帶有愛慕之意,令琴音更引人入勝,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康雪燭所驚歎的不是高絳婷超凡的琴技,而是她那一雙妙手。


知人口面不知心,無骨秀手不復存

  高絳婷對康雪燭一見傾情,康雪燭在高絳婷美妙的琴音下練武,身法飄逸灑脫,在那個空間裏高絳婷覺得只要有他的存在,其他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了,那一天,是高絳婷有生以來最幸福,最快樂的一天。

  “絳婷,跟我回萬花穀吧,我要為你專雕一像,你就象這俗世中的一脈清泉,此作若成,必定讓世人驚歎不已!”康雪燭含情脈脈的拉著高絳婷的手說道,其實此時高絳婷早已離不開康雪燭了,無論他說什麼,高絳婷都會答應的,於是便答應跟他回萬花穀。

  經好事之徒口傳後,康雪燭攜高絳婷回萬花穀雕象之事半日之間無人不知,此作可說是江湖之上技藝聲名最勝的兩人合力所為,於是六月初四康雪燭攜高絳婷回穀那日,萬花谷中佳人名士雲集,其中不乏江湖豪傑、大派高手、名門公子、深閨佳麗,眾人齊集萬花谷康雪燭屋前,以待一觀絕世無雙的高絳婷之像。

  兩人回谷當日,康雪燭便開始為高絳婷雕象,初時,高絳婷感到非常幸福,因為他終於找到一生中的知音,屋中不時都會傳來悅耳的琴聲,使在屋外一直期待觀賞這高絳婷之像的俠客們大飽耳福,難舍難離。

  次日晚上,康雪燭與高絳婷在屋中對酒當歌,暢談世事,高絳婷投入了康雪燭的懷中,正當高絳婷陶醉於愛情的幸福時,突然感到有點頭暈,而且四肢無力,驚慌之中詢問康雪燭:「雪燭,我的頭好暈啊,而且全身酸軟,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怎麼會這樣?」而康雪燭只在那微笑,笑得令人心寒。

只見康雪燭走到雕象旁,再拿起刻刀走到高絳婷前,先封住了她的七經八脈,使她不能叫喚也無法運功,因為他知道,以高絳婷的武功不到一會迷藥就會失效,突然以利刃入其手,逐個而解,然後完成了他的雕象。

「為什麼!」高絳婷提起最後一口氣,吃力的問道。
「我終於完成這完美的雕象,你看看,我妻子美嗎?雖然他已經死了,但你永遠都比不上他……比不上……」

高絳婷聽完這話的心象被千百根針紮著,手帶給他的痛根本不值一提,到現在高絳婷終於明白原來一切都是假的,康雪燭只想利用她的手來完成這雕象,一滴滴悲痛的淚從她眼中流出。

正在此時,康雪燭又突然大笑,像恍然大悟一樣,然後寫下了一信,然後推門步出,不答眾人之問,縱身倏忽遠去,眾人這才知康雪燭武學之技竟也極為深湛,觀其輕功,只怕不在穀主東方宇軒之下。

此時屋外眾人湧入屋中,卻見高絳婷倒在地上,早已痛暈多時,雙手筋肉已盡為利刃所下,鮮血淅瀝滴下,眾人盡皆駭異無比,霎時間驚叫之音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床旁卻另立有一女子,正舉步迎客,她白衣素裙,形容溫婉,雍容含笑,在這樣情景之下卻是詭異無倫,細看竟是一具雕像,卻半點也不似高絳婷,床旁遺有康雪燭手書,書到末頁仍墨蹟芳香,儼然是剛剛書就。

“真水無香”四字赫然其上,緣來緣去,盡在書中。
原來床旁所雕便是康雪燭亡妻文秋之貌,他解離天下美貌女子,終於大徹大悟,方知文秋其美在情,而不在形容,但到底屋中發生過何事,就無人知曉了。

何以康雪燭要這樣做呢?只因為情所困。


康雪燭本是出身隱居東海之武學世家,他家學淵博,尤愛人物雕塑,三旬之前,其所雕之人,男女老弱皆是惟妙惟肖。

他與妻子文秋伉儷情深,恩愛非常,不料文秋紅顏薄命,竟然芳齡病逝,康雪燭用情之深,人所難及,經此一事竟至神智恍惚,竟然一病經年。待身體好轉,心中苦痛卻仍是半分不減,遂決意為妻子雕琢一舉世無雙之遺像。不料窮盡心思雕琢之作,竟然無法合乎其心意,只因在他心中,妻子無異世間最為美好溫婉女子。他無法窮盡人像之美好,只是責怪自己技藝未精,於是離家遠赴中原,修習技藝。

康雪燭整日尋找美貌女子為其塑像,正所謂百尺竿頭,難盡一步,一直未能成功,煩惡難忍之下,他終於想出一個法子: 他捕捉山中走獸,以利刃入之,逐個而解。刃入蹄腿肌理之時,他手上便感悟其筋肉質地;鮮血流出之際,他便觀之色澤明淡;刃貼骨骼之時,他便察其體格壯弱,待有所感悟之後,再以刻刀雕之,果然大有進境。

  於是康雪燭另起一念,他別離深山,出入江南煙花之地,看到中意女子便設法掠去,與走獸一般逐個而解,細細研究,以他家傳武學,竟無人發現。如此數年,他所雕女子,已是神容並似,腳腿胸臀各種優異部位之骨骼皆已被他尋覓,現如今只唯有一雙妙手尚無著落,只因康雪燭自認自己的妙手要比天下女子更加無缺無憾,想要找到更佳之手實在太過困難,幾次欲引刀入之,又唯恐手上筋肉散盡,只餘骨骼後無法再現絕世工藝,躊躇反側,始終難決。

  因此待到康雪燭得見高絳婷引弦輕柔的無骨之手,慨歎上天果然不負他這般苦心。欣喜若狂之下,生怕天下再無此等機緣,於是當即引高絳婷入穀,大功告成之後,飄然遠去……

  經此一事,世人多以為箜篌妙技從此絕跡人間,無不歎息。不想高絳婷身子雖弱,卻是外柔內剛的女子,她經醫聖孫思邈精心救治之後,忍痛苦練,半載之後,箜篌之音竟然複現人間,技藝更有精進,只是那琴音之中多了殺伐之氣,聞者心驚魂動。
自此高絳婷深居於七秀坊中,箜篌妙技雖然存在,但天籟之音已變奪命之聲,她和康雪燭在小室究竟經過了何等驚心動魄之事,外人莫知,至於無骨秀手,高絳婷複出之後以袖掩之,帶上鋼指爪,卻是無人再有機緣得見了。

  情之為物,讓人癡狂,自古皆然,莫說情癡莫笑狂,只因情緣難自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