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49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門派背景-純陽宮


純陽-門派背景

隋文帝開皇十七年(西元598年),太宗李世民降世在他們回太原的路上。
剛到太原,便有一道人拜訪,說這嬰兒將來必救世濟民,遂取名“世民”。
爾後,道人又贈予李淵一書:《開元典論》。李世民從書中逐漸悟出了開國之道,便是這一書,給予李世民打江山很大的幫助。

可惜的是,《開元典論》大部分內容講的是如何打江山,治國方面卻談之甚少。
但照那道人所說,這世間必還有一部講治國之道的寶典,道長留詩曰這部寶典必出“純陽”。
於是太宗登基後派人四處尋找叫純陽的地方或人,終無果。
後來的君主皇子都已忘卻此事,唯有一人卻注意到這一伏筆,那便是皇子李隆基。李隆基當時只有十五歲,正是武后當權,皇子們提心吊膽,只能乖乖待在宮裏讀書,李隆基卻暗下決心要把這一典論找到,遂偷偷派親信四處打聽。

在一個意外中,李隆基查到,上元二年(西元675年),有一進士中榜後卻立刻辭官,他名呂洞賓,號純陽子。
李隆基隱隱感覺到此人便是詩中所提的“純陽”,便讓人四處尋找這純陽子。奇怪的是這純陽子卻自己飄然上門了,給李隆基送來一本《大統典論》,講的全是治國之道。

但好景不長,李隆基獲悉,武則天手下一密探狀告李隆基欲反武后。
武則天不假思索,立刻派她最信任的神策軍侍從暗中處決李隆基,
但那侍從卻反過來被李隆基和純陽子殺死。

李隆基知道瞞不過去,便主動負荊請罪,並在眾大臣面前獻上《大統典論》,
慷慨陳詞道:自己正要獻上《大統典論》,半夜卻有人來盜,不得已殺之,後才發現是神策的人。武則天無計可施,此事便不再追究。

這武則天本來就好拜佛主、神仙,見到純陽子肯定不會放過,便要他為自己祈福。
純陽子也不推辭,遂為武后(實則為大唐江山)祭天,又留在宮中講道兩日,武則天非常滿意純陽子,對他大大嘉賞。
李隆基趁此機會向武則天提議:為純陽子在京城附近建座道觀,好天天為皇室祈福,
以後皇上或者後宮去進奉時也會更方便;而且純陽子是得道高人,若不好好對待,實是朝廷的損失。

年老的武后沒有考慮過多,只盼自己延年益壽,焉有不允之理?呂純陽對於這些宮廷鬥爭倒也不排斥,欣然答應。

長安四年(西元704年),呂洞賓在朝廷支持下,于華山建立純陽觀。
玄宗即位後,純陽得到更大的發展。

呂洞賓共收了六個弟子。
其中,謝雲流和李忘生是純陽還未建成便跟著呂洞賓修道了,兩人跟著師傅做了好些事情,所以三人感情很深。

景龍元年六月(西元710年),唐中宗去世,韋后臨朝,立子重茂為帝。
睿宗之子李隆基與太平公主發動政變,圍殺韋后及安樂公主,逼重茂遜位,擁立睿宗。
很不幸的是,謝雲流與李重茂乃是摯友,因而謝雲流也被認為是韋氏餘黨。因謝雲流的武功早已遠超同輩同門師兄,於是宮中徑直向純陽教頒下詔書,令之擒拿謝雲流。

呂洞賓雖然知道徒弟所為,但畢竟疼如骨肉,怎麼忍心將謝雲流交出去,但朝廷要人又不能不給。

呂洞賓找來李忘生,二人商議如何既保住謝雲流,又不致與朝廷衝突。
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讓謝雲流出去躲躲,至於朝廷則由呂洞賓自己進京面聖獨自承擔此事,
只求放過純陽弟子。

李忘生捨不得師傅,忍不住責怪大師兄。
呂洞賓只說:“事已至此,總要有人承擔,可不能為了(我)一個人,讓純陽眾多弟子受苦……”

謝雲流在門外恰好聽到師傅和師弟最後的這番對話,以為師傅要將自己交給朝廷,轉身就走。

呂洞賓聞聲追出,謝雲流更是施展輕功要擺脫師傅,呂洞賓知其誤會,急忙趕上,
謝雲流只當師傅要抓自己給朝廷,情急之下出手打了師傅一掌。
毫無防備的呂洞賓被已有自己七分火侯的謝雲流震退三步,謝雲流連忙奪門而出,
眾師兄弟見謝雲流如此,皆指責他的不是,
但只有呂洞賓清楚並能體諒謝雲流當時的心情。唐玄宗知道如此後,也不便再追究了。


開元二十三年(西元735年),李忘生剛接手純陽。

丐幫這時正欲聯合武林各派打擊明教,少林不肯出手相助,丐幫遂轉而向純陽。
李忘生聽從於睿的建議,不但拒絕了丐幫,反而好言相勸讓丐幫打消此次爭戰。

後來,丐幫和唐門大敗于楓華谷,丐幫便懷疑是純陽作祟,可一直苦於無證據。

=============================================================

純陽-人物介紹


純陽五子:
 
純陽原有六子,是呂洞賓第一代徒弟。
他們武藝高強,行俠仗義,深受江湖人士的尊敬。
謝雲流出走後,便只剩下五弟子了。

呂洞賓的六個徒弟,數謝雲流和李忘生年紀最大,其餘四個入觀時間較晚,很受師兄的疼愛,
因此也很敬愛師兄,對於大師兄的出走,大家都非常惋惜。 

雖然李忘生現任觀主,但其實觀中事務,是由五弟子共同管理。 

純陽五子為:李忘生、上官博玉、于睿、祁進、卓鳳鳴。 


玉虛子  李忘生 
地位職位:現任純陽觀主 


李忘生是呂洞賓的二弟子,為人善良中肯,很識大體。
李忘生是一大戶人家的小兒子,因一心向道,在十二歲時出家為道士,和謝雲流一起隨呂洞賓修道。

他勤勉好學,雖然沒有謝雲流那麼有天賦,但是憑他的勤奮,倒把基礎打得很好。
純陽武學經他慢慢琢磨練習,都能融會貫通。在四十多歲時還練成了純陽最高心法的第三層,
是呂洞賓六弟子中唯一練成的,成為武林敬仰的高手之一。 

自接管純陽教以來,李忘生一直謹遵師傅教誨,把純陽打理得井井有條。
但唯一讓他遺憾的就是師兄謝雲流。

李忘生和謝雲流一塊長大,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結果謝雲流卻因為誤會了師傅從此和純陽決裂。

一開始,儘管呂洞賓常常勸慰李忘生要寬容,但李忘生仍無法接受師兄打傷師傅的事實。
可日子一長,李忘生想師兄在外漂流肯定受了不少苦,當時那種情況換成自己肯定也會如此反應。
打那以後李忘生開始私下裏尋找謝雲流,希望能夠冰釋前嫌,讓大師兄重新回到純陽。  
 
*****
靈虛子  上官博玉 
地位職位:負責觀內煉丹房 

 
上官博玉是呂洞賓的三弟子,在觀內打理煉丹房。

他從小聰明過人,長大後琴棋書畫無所不能,十分有才,作的詩更是文雅優美。
但上官博玉性格孤僻,不太與人交往。在外人看來,他冷漠孤傲,很難接近,
其實在上官博玉的心裏卻很希望能敞開自己。 

上官博玉是上官婉兒和武三思的私生子。
婉兒曾經深深迷戀武三思,後懷下武三思的骨肉不忍墮去。
待中宗復位,婉兒被召幸入宮,而武三思則被韋后看中。

婉兒十分無奈,只能將上官博玉偷偷寄養在純陽觀,那時博玉才2歲。

隨著年齡的增長,上官博玉慢慢知道自己的身世,對於這個掌玩權勢,喜歡風花雪夜的母親,
博玉感到非常悲憤,他從來沒有得到真正的母愛,而且因為有這樣的母親,
在別人面前總也抬不起頭來。

呂洞賓非常疼愛這位弟子,常常告訴他:人活在這個世上,總有他存在的價值,不能輕看他人,
也不能輕看自己。其他弟子也很愛護博玉,沒有人會當面提起他的身世。
但博玉始終無法釋懷,只是將自己隱藏得更深。
在商量觀中之事時,他從不發言,只是執行大家的決定。 

自從林語元入觀,上官博玉就喜歡上了這個活潑大方,體貼人心的女孩兒。
但是因為自己的身世,而且照輩份,林語元該算自己的師侄,這樣亂了輩份豈可。
所以,上官博玉一直壓抑自己的感情十年了。  
 
*****
清虛子   于睿 
地位職位:呂洞賓四弟子 
 
于睿是呂洞賓四弟子,雖出巾幗卻不讓鬚眉。
心地善良,貌美傾城,睿智過人。“天下三智,唯遜一秋”,于睿便是這三智之一。 

開元元年(西元713年)秋,天還未亮,純陽掃地老道照常早起,打掃門前落葉,
忽聞嬰孩啼哭,便撿入觀中。
純陽子見這嬰兒眉宇間透著幾分靈氣,甚是喜愛,遂起名于睿。

于睿打識字起,就很喜歡讀書,吃飯睡覺書不離手。十歲時便把觀中所有書籍讀熟。

那年,玄宗到純陽祭天,跟在純陽子旁邊的小于睿,趁玄宗參觀道觀時巧妙地獻上一詩,
表面是讚美這景色,實是把玄宗大大誇了一番,惹得玄宗十分喜愛這女娃兒。

于睿趁勢提出,觀中書籍太少。玄宗哈哈大笑,當即命人賞賜給于睿很多書籍,
並允諾于睿隨時都可去國子監讀書。 

于睿精通計略。看不慣的人說她城府過深,老謀深算,將來恐怕弄得天下大亂。

于睿完全不在乎,在她心裏,僅僅是對這計謀感興趣--僅此而已。

純陽於其他幫派勢力的交往,都歸于睿管。出了什麼大事,
大家也都願意聽于睿的安排--因為她總是對的。 

但是,于睿也有自己不滿的地方。
過於聰明的人,難免會覺得孤單,自己思維過快,常人難以跟上,在觀裏平常沒個人說話。

小時候她聽師傅和師兄談論最多的是大師兄:謝雲流,但是一直沒機會見他。

于睿常在夜裏偷偷想像大師兄的樣貌:他一定很強,誰都打不過他,
只要他願意,進出皇宮都是如鷹般自由。
于睿甚至想像得出大師兄當上觀主之後那威嚴瀟灑的身影。

她一直在等著大師兄回來,然後她要嫁給他,

這個想法即便在她長大之後都沒有消失,甚至越來越深刻,
因為她覺得她認識的男人都比不過大師兄。 
于睿愛好甚多,老是坐不住,常往外面跑,遇見稀奇古怪的事總會探個究竟。

一次于睿聽說在歌朵蘭大漠,有人聽見從地下傳出呐喊聲、軍號聲,似乎地下在發生戰爭,
但是人們深挖進去卻只有沙。

開元二十二年(西元734年),于睿準備好一切隻身前往歌朵蘭調查。
在歌朵蘭她遇見了從地底出來的卡盧比,于睿開始只是為了研究他,才悉心照料;
後來他們之間更可以溝通交流,但是卻隱隱發現自己似乎愛上了卡盧比。
她開始慌了,卡盧比和大師兄完全不是同一類型的人,
她已經發誓要嫁給大師兄了,現在卻又喜歡上了別人。

于睿無法忍受自己竟是如此水性楊花,於是她逃走了,不留下任何資訊便離開了卡盧比。
她又怎麼知道她的心已經留給了卡盧比。  
 

**** **********
紫虛子   祁進 
地位職位:呂洞賓五弟子,負責教習觀內高級弟子的武功 


祁進,呂洞賓五弟子。長得英俊瀟灑,著實讓很多女孩傾心,
唐門的唐子衣便是其中之一,只見了一面便喜歡上了祁進,還厚顏無恥地找人上門說媒。

祁進最討厭這種虛榮的女人,也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
於是冷冷地回絕了媒婆,還對唐家大大諷刺了一番,唐傲骨面子無處可擱,一直懷恨在心。 

祁進自小喜歡習武,對於舞劍簡直如癡如醉,滿心志向,希望能在社會上有很高的地位。
於是他千方百計想要謀取一官半職,十五歲時因劍法高強被高力士看上,選入神策軍中。
十七歲為高力士個人所用,但所幹都是殺人迫人之事,
對於高力士來說,祁進只是個工具。

這讓祁進十分不悅,對於祁進來說,讓自己活得有價值才是最重要的。
這時,高力士一夥為了討好玄宗非說純陽能煉製長生不老藥,
屢次派祁進向純陽索藥,時間一久,祁進反而被這些道士的生活吸引,
經過呂洞賓的感化,而且純陽劍法讓他蠢蠢欲動,便毅然離開神策,拜呂洞賓為師。
那時劉夢陽年紀還小,未正式拜師,所以祁進為長。 

祁進雖然在純陽十七年了,卻仍無法完全擺脫世俗的束縛。
潛意識裏,總要做點讓人稱頌的事才算不枉活於世。
但是祁進性格要強,對自己、對別人要求都很高,平日說話不帶感情,
常常讓人誤會。對於感情的事,祁進簡直是白癡,他似乎除了劍和師傅,什麼都不在乎。  
 

***************
金虛子   卓鳳鳴 
地位職位:呂洞賓弟子,負責教習觀內低級弟子的武功 

卓鳳鳴出生於洛陽的著名書香門第,
他一生下來就是個怪胎,比普通的嬰兒大了好多,他娘也因此難產而死。

卓家一直因文墨著稱,但是卓鳳鳴卻生得又高又壯,
不僅不喜歡讀書,而且好勇鬥狠,到處惹是生非。

他天生神力,十二歲的時候,一次貪玩,他竟將洛陽府門前的石獅子舉起來,遊街示眾,
嚇得連衙役們都不敢阻止。
卓父為此大傷腦筋,他非常不喜歡這個兒子,礙於自己名門望族的面子,只能嚴加責打,
但又無濟於事。 

直到卓鳳鳴十五歲時,呂洞賓仙遊至此,來卓府作客,
卻發現一派書香的庭院中有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孩子扛著一塊青石板罰站。

呂洞賓細細打量,發現這個孩子骨骼異于常人,是塊練武的好材料,於是愛才之心頓起。
問起卓父外面孩子的情由,卓父叫苦不迭,
呂洞賓莞爾一笑,走出門去,用拂塵在他所扛的青石板上拂了幾下,
卓鳳鳴頓覺有泰山壓頂之力,忙運力扛起,
突然感覺背上一輕,石板竟然一下化成碎塊,腳下的石板上竟然有兩個清晰的腳印。
從來不服人的卓鳳鳴一下子驚呆了,
卓父見呂仙人對此子有興趣,忙行大禮請他收卓鳳鳴為徒。 

卓鳳鳴進入純陽後,在師父的調教下武功精進神速,性格也稍有收斂。

大師兄謝雲流叛出師門後,呂洞賓一直鬱鬱寡歡,
卓鳳鳴覺得純陽內亂是朝廷權力鬥爭造成的,一直對此心懷憤恨。

一次,宮中派人來純陽要查封以前謝雲流的居所--劍氣廳,
卓鳳鳴聽聞此事,一怒之下趕到劍氣廳,奮起神威,
片刻之間,竟然將之化為殘垣,前來查封的官員嚇得體若篩糠。

呂洞賓為了改變他狂躁的脾氣,將自己年輕時使用的一把巨大的古劍,
用鐵鏈鎖在他身上,以壓制他心中戾氣,並罰他每日在損毀的劍氣廳靜修思過。
 
近日,東洋魔劍重出江湖,藤原廣嗣精於謀略,為了瓦解純陽,
他利用卓鳳鳴的弱點,假借謝雲流的筆跡,編織了一個所謂的事實真相,讓忍者傳書給卓。

就在卓鳳鳴被遏制已久的凶性再次爆發的時候,一個神秘的邋遢道人出現,
揭穿了真相,點化卓鳳鳴,並與忍者們展開了一場惡鬥。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