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47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門派背景-少林寺

  少林崛起
 
 
  少林寺創建於北魏太和十九年(西元495年),乃北魏孝文帝元宏為安頓印度僧人跋陀而建,“淨供法衣,取給公府”。跋陀可算是少林寺的開山祖師。

  北魏孝昌三年(西元527年),南天竺高僧菩提達摩從海路抵廣州,最後寓止少林寺,面壁九年,首傳禪宗,被尊為中國禪宗初祖,少林寺也被尊為禪宗祖庭。

  北周建得三年(西元574年)527,武帝廢佛,少林寺被毀。大象年間(西元589-581年),北周靜帝恢復佛教,流亡外地的少林寺僧眾又回到少林寺,少林寺復興,並改名為陟岵寺。隋文帝崇尚佛教,仍改回少林寺之名,賜田百頃。

  歷經動亂的少林僧人們意識到在這個動亂的年代,單是依靠佛祖的保佑和帝王的賞識是不足以保護自己的,惟有自食其力、以武強身,只有自己才能保護自己。

  也許佛祖真的聽到了僧人們的禱告,由於隋煬帝楊廣窮兵黷武、橫徵暴斂,導致民不聊生,各地人民紛紛起義。
  西元619年,東都洛陽的王世充廢掉了自立為帝的隋越王楊侗,自立為“大鄭皇帝”,建元“開明”。而隋朝的太原留守李淵也在兒子李世民等人的支持下於617年起兵反隋,並得到突厥的援助。次年五月,李淵稱帝,國號“大唐”,年號“武德”,李世民被封為秦王。李淵先佔據關中大部,然後又東下攻擊王世充。天下英雄逐鹿中原。

  當時少林寺地處王世充的勢力範圍。王世充把柏穀屯改為擐州,令侄子王仁則駐守在那裡。這柏谷屯在少林寺西北約二十五公里處,是隋朝開皇年間隋文帝楊堅賜給少林寺的。王仁則佔據了柏穀屯,少林寺的僧眾也就斷絕了齋糧的來源,生活越來越困難。

  武德四年(西元621年)三月,唐軍大舉包圍洛陽,在軒轅關下,李世民和王世充的部隊展開了激戰。這軒轅關位於太室山和少室山的闕口處,是洛陽通往東南許昌、南陽方向的咽喉要道。王仁則所守的擐州城即柏穀屯,地形險要,是扼守十八盤的戰略要地,易守難攻。李世民奪下十八盤後,又攻打擐州城,但久攻不下。

  少林寺寺主志操眼光遠大,他審時度勢,認為李淵深得民心,必將一統天下,而王世充、王仁則之流殘暴如虎狼,難成​​大事。於是,他與眾僧商議,要協助秦王李世民奪取擐州城,眾僧早就不滿王仁則欺壓百姓的惡行,當即一拍即合。經過謀劃,一群少林僧人潛入城內,買通了守城軍官趙孝宰;另一群少林僧人則埋伏在城外,待機而動。四月廿七日這天,少林僧人裡應外合,殺入擐州城。武藝高強的曇宗等人擒住王仁則,趙孝宰等人打開城門,唐軍與少林僧人一擁而人,奪取了擐州城。

  三天后,秦王李世民派上柱國李安遠親至少林寺慰問,並接見了立功的十三位僧人。這十三位僧人分別是上座善護、寺主志操、都維那惠場、大將軍僧曇宗、普惠、明嵩、靈憲、普勝、智守、道廣、智興、僧滿、僧豐。李安遠還宣讀了李世民的親筆信。李世民手書原件,後由唐玄宗交一行禪師轉送少林寺,刻於石碑之上,立於少林寺內。

  同年五月,秦王李世民俘虜了竇建德,王世充出城投降,唐軍佔領洛陽。
  自唐初至開元年間(西元618-714年),在唐朝諸帝的護持下,少林寺進行了大規模的擴建,“妙樓香閣,俯映為林,金剎寶鈴,上搖清漢”,樓台殿閣凡五千餘間,僧徒達兩千餘人。一時高僧雲集,帝王遊幸,文人忘返。少林寺作為唐朝王家大寺,被譽為“天下第一名剎”。

  少林得到國家的扶持,自然日益壯大,而圍繞著少林為主的武林體係也漸漸建立起來。可以說,中國的武林歷史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所以後來才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說法。


  但是作為中原武林的領導者,少林也有自己的煩惱。

  首先是來自天竺的一批和尚,剛來之時還只是談經論道,後來不知為何竟打起少林的主意。宣稱中華佛學出自天竺,少林寺自然也應該由天竺人來當住持,少林眾僧當然不會答應,這幫天竺和尚就找了少林附近的一所破廟常住下來,不時騷擾一番,令方丈頗為頭疼。

  其次就是那批來自東洋的武士,他們明取暗奪,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少林藏經閣的武學秘訣。
 
  然而,還有第三股勢力也盯上了少林,那就是被趕到西域去的明教。他們不但攛掇天竺僧來掌管少林,而且還向東洋武士說少林寺藏有天下大部分的武學秘笈,更是自己出動人手,時不時到少林搗亂一番。目的是為了能夠分散少林精力,使之騰不出手來與自己為敵。

===============================
玄正

少林方丈玄正,乃上一代達摩堂首座,後來接任住持之位。
雖然在少林玄字輩中排行第三,但是為人穩重,性格寬厚又不失威嚴,是以能夠接任少林住持之位。
 
玄正本名李夕,乃唐高宗李治之子,唐玄宗之叔。
 
西元670年,高宗因《易經》《坤·彖》“含弘廣大,晶物鹹亨”,取年號為“鹹亨”,象徵“美好”之義。
李夕出生之時,禁宮為紅雲籠罩,高宗其時小恙在床,聽聞此事,當即命仙師占卜吉凶,卦相曰宮內生有妖孽,欲亂中華,正與鹹亨之年相沖。高宗深信其言,遂賜死李夕與其母劉妃。其時眾妃之中,劉妃待高宗第八子李旦最好,李旦感念貴妃恩義,冒險將李夕救出,連夜差人送上少林。
 
李夕入少林後,列玄字輩份,法號玄正,至此皆在寺中修行。待到文明元年(西元684年),李旦登基,欲接李夕回朝,卻不料玄正卻是深有慧根之人,他自幼少林理佛,深受佛法薰陶,年紀雖輕,于俗世繁華卻不甚看重,終是未曾恢復皇弟身份。
 
玄正為人穩重寬厚,佛法修為精深,於寺中聲譽漸隆,先是接達摩堂首座之位,又於開元十八年(西元730年),通過上代方丈渡難考驗,繼承少林方丈大位。 玄正雖從未想過恢復皇族身份,當年李旦救命之恩他卻未能忘記,李旦父子有事相求,若是不違俠義,玄正多會出手相助,他乃唐玄宗之叔,是以玄宗對之非常信任。
--------------------------------------------------------------------------------
道衍

武周年間,禪宗自六祖慧能開啟頓門,嗣後並成為禪宗的正統。得法弟子四十人,其後支派並起,成為大唐禪學的主流。
而北宗神秀為保其名位,雖然在長安、洛陽登壇論道,卻終究無法領悟禪的至高境界,鬱鬱而終,他的弟子也日漸凋零。
 
少林寺佛法多傳自神秀一支,玄正雖然一力想弘揚佛法,但始終不得要領。
相反這數十年間,寺內習武之風高漲,八大首座有五院是以武功見長,而佛法不稱久已,一些新入門弟子更將少林作為習武之地……方丈玄正一心想要改變現狀,無奈禪宗一脈鮮有出類拔萃的人才。
 
三年前,一個雲遊僧人投度牒到少林門下做執事僧人,法名道衍,起初倒也平淡無奇,只是入門前就已經有不錯的武功,不過在少林門下,高手如雲,並不起眼。
 
一日,方丈玄正為了考校寺眾的佛法,專門在大雄寶殿前設壇講法,一時間僧眾雲集,人頭攢動,不過能對佛法有見解之人,少之又少,一連三日眾人昏昏欲睡,忽然一個執事僧人,飄身登壇,口誦偈語,方丈大奇,與其論法,整整半日,二人語含機鋒,或辯、或坐、或動,最後方正嘆服,不避輩分,當場收他為閉門弟子,但仍數道字輩。
而這個僧人也是大有來歷,他師傅本是神秀座下弟子,慧能立南宗之後,他心中不服,就跑到南宗試圖和慧能論道,結果聽了慧能講道,他大感慚愧,於是虛心在此聽道數載卻始終難窺佛法至境,他知道自己資質有限,決定窮自己畢生之力,去尋找一個振興北派禪學的弟子。這一找就是數十年,最後終於讓他找到了一個深具佛性的孩子,他就是道衍。
道衍身負師傅的重托,來到少林,果然一鳴驚人。 再說寺內,此舉一出,舉座皆驚。
 
多年以來,寺眾習武之風鼎盛,但一心執於佛法的僅僅方丈、證道院、舍利院首座三人,而下任方丈人選中呼聲最高的卻是達摩院首座澄正,澄正武功在寺眾除兩位渡字輩之外,可謂是第一高手,但佛法方面卻始終不能登堂入室,只屬下品。
但澄正以為少林最重要的是武學而非佛法,方正雖然對澄正對佛法的無視有所不滿,但寺眾風氣如此所以也並不在意。
 
但道衍的出現,讓玄正如獲至寶,如神秀的弟子一樣,他似乎也看到了振興北派佛學的希望…… 數月之後,寺中紛紛傳言說,方丈竟要將位置傳給這個新入門的執事僧人,武學一派一片譁然,幾派首座紛紛找方丈論理,寺中頓有劍拔弩張之事,最後方丈只好出面澄清並沒有此事,而道衍也迫於壓力,出外雲遊,但他的名聲已經傳遍江湖,禪武之爭並沒有結束……
--------------------------------------------------------------------------------
玄乘

藏經閣首座。
從小就被父母送入少林,後悟性出眾,被允許入藏經閣觀書。
由於長年在藏經閣讀書,性格比較內向,平時也比較隨和,但是內心認定的事就絕不會改變。不問世事,平日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藏經閣內研習經書,對書視之甚重。武藝高強,是目前少林唯一會“金剛護體神功”之人。
--------------------------------------------------------------------------------
澄如
 
證道院首座。
身材矮肥,慈眉善目,整天笑呵呵類似彌勒佛,有種大智若愚的感覺,早年修習拳術,善使少林金剛拳,後來受了嚴重的內傷,無法再修習要求內功深厚的金剛拳,轉為研習伏魔棍法,最常用的是一根大禪杖。
--------------------------------------------------------------------------------
澄理
 
菩提院首座。
菩提院主要專研刀法和各類特殊兵器、武功。菩提院首座應是達摩院中刀法和佛法最高的一位,他修習的內功是『菩提心法』。因為菩提院不僅要教弟子刀法武功,更主要承擔著全寺的講經釋禪等佛法活動。
--------------------------------------------------------------------------------
澄實
 
羅漢堂首座。
是少林比較官方的發言人,說話也一板一眼,有點矯情,一臉正氣,難以接近.年輕時也是性情中人,到了年老之時還是有些許無法克制的驕躁之情,嫉惡如仇,慷慨豪放,少林寺與外界的交流一般都是由他處理。
不過由於年紀越來越大,辦起事來有些力不從心,所以也開始在寺內物色新一代傳人。也是少林高輩分長老中唯一一個收俗家弟子的,羅漢堂首座應是達摩院八大高僧中拳法最高的一位。
--------------------------------------------------------------------------------
澄正
 
達摩院首座。
達摩院首座修習的內功是『心意氣混元功』,又稱『少陽神功』,是少林寺除『降龍伏象功』外最高深的內功。
達摩院首座成為下一代少林方丈的可能性最大。
--------------------------------------------------------------------------------
澄信
 
戒律院首座。
骨骼清瘦,整天板著臉,十分嚴厲,一副嚴師的模樣.小時遭遇瘟疫,父母雙亡。從小便進寺修行,所以對外界也不太瞭解,為人鐵面無私,執法相當嚴明,一直過著相當刻板的生活,也因此會有些拘於教條而不知變通。是一個相當古板的傢伙。玄正弟子,不收俗家弟子。
 
 
——以上出自《少林高僧錄》
 
 
值得一提的是少林中還有兩位高僧
--------------------------------------------------------------------------------
白衣僧  渡會 80橙武的白衣焚天便是該高僧所持)
 
渡會喜著白色僧衣,江湖稱“白衣”渡會,也是初唐四傑,“純陽子虛,翠玉白衣”之一的白衣僧。如今是少林兩大隱居高僧之一,也是渡字輩僅存兩位高僧之一。
 
渡會嗜武如命,他少年成名,乃少林寺渡字輩弟子之中武學進境最速幾人之一,二十六歲打出木人巷下山俗世修行。
渡會性情豪爽,與各路豪傑以武論交,不過數年,便成為當時江湖上有名的“初唐四傑”之一。
 
周天壽二年(西元693),天竺菩提會會首師子光來犯少林之際,渡會也在寺中,目睹舉寺高僧一一敗在天竺僧人手上,天下武功出少林盛譽便將隕落,渡會自己正要出手之際,同輩師兄渡法出關,輕易擊退強敵,渡會在感歎渡法深湛武技同時,更將師兄視為一生努力追趕之目標,從此戒足江湖,在寺中勤修,無奈怎麼都不能達到“靈台空明”的境界,由於佛學上的領悟無法達到至高的“無相人像,無我像,無眾生像”的境界,是以武功始終遜於渡法。
 
--------------------------------------------------------------------------------
渡法
 
少林武學博大精深,甚為注重根基修煉,高級武學往往需要數種低級武功以為基礎方可順利修行,更重要的是越厲害的武學在佛法的領悟上也要求越高,是以少林武學弟子雖眾,少年時期便可嶄露頭角之人卻寥寥無幾。
 
渡法自幼便在少林修行,他天賦甚佳,性情更是難得的穩重,修行並不如大多奇才一般恃才躁進,習武同時,更將各般武學輔助相應佛學典籍。
 
三十六歲之時,渡法修完全部少林低級武學,准入住藏經閣修習,此時渡字輩大多弟子早已修習高級武學多年,進境較速如渡如、渡會、渡風者已修成一門高級武學。
渡法入住藏經閣後,四年之內,盡閱閣中經書。
 
西元693年,渡法出藏經閣,後往證道院,與院中高僧詳解佛法,眾僧無不嘆服。 周天壽二年(西元693),天竺菩提會會首師子光攜會內風雲火三使前來少林寺恃武奪經,師子光武學此時已為天竺第一人,以西域青木掌橫掃少林,寺中僧人無人能敵。
渡法先以佛學苦勸其歸去不果,終出手與之相拼,渡法借金剛不壞身法和燃木刀絕學重傷師子光,自己也為青木神掌輕傷,方才保住了少林藏經。
 
經此一役,少林眾僧方知渡法苦修數年,不僅佛法冠絕群倫,武學也已超凡入聖。
渡法晚年,將易筋,洗髓二經修至化境,面容竟漸返壯年之貌,寺中高僧皆謂其不老不死,實為祖師逝後寺內第一人。
渡法晚年隱居後山佛陀洞參禪,不履凡塵。 少林兩大隱居高僧之一,也是渡字輩僅存兩位高僧之一,不問世事多年,與師弟渡會一同在後山參禪,武功佛學俱是少林最高。 渡法的武功已經幾乎無敵,佛學上更是異常精深,讓人極是佩服。渡法神僧早已超脫了你可以想像的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