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9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藏劍--葉凡&唐小婉

葉凡&唐小婉
 
“天山雪域一別九年,師傅,不知你一向可好”,天高月明,雲淡風輕,葉凡輕撫葬月劍劍柄上錯雜的紋路,心中喃喃自語,這柄劍是那年師傅贈給他的。
 
月光 ​​透過他頭頂竹笠的縫隙照在他的臉上,一明一暗,白如美玉,黯影輕柔,這是怎樣一個秀美的男子,天山絕頂,數年磨礪,未曾在他眉宇間增添他半點風霜,只讓他更加飄逸飛揚。
 
那兩道薄刀似的眉毛一起一伏間,都有著言說不盡的俊俏。
他是江湖中無數少女的心中佳偶,他是濁世之中笑傲紅塵的翩翩公子,他曾是藏劍的五少爺江湖傳說,絕沒有女子能夠抵擋葉凡的微微一笑,也絕沒有哪個少俠能抵擋葉五手中葬月一劍。
 
 
唐小婉與葉凡的初面,是一個偶然,他們一個出身西湖藏劍,一個打小兒身居川中唐門,即使相遇,也應是江湖俠少俠女的琴劍相交,而不是那麼的青梅竹馬,然而世上之事,便是有著那麼多的偶然。
 
葉凡出身江南藏劍山莊,兄弟之中排行第五,他與前面四個哥哥年紀相差甚大,自然多受眾人呵護。
 
開元十七年(公元729年),藏劍山莊第三次名劍大會之際,葉凡八齡,他與天生比劍得勝,卻未曾得到四季劍法劍譜(詳見《大唐俠錄》),葉凡賭氣離家
(葉凡8歲。他想要四季劍法劍譜,但是家裏人不給,於是他就賭氣離家出走了!)
 
他初時心中氣惱,只想離家遠遠的便好,不料他漸行漸遠,待到心中略有悔意,想返家之時,卻早已記不得來時路途。
 
他無法可想,沿街而睡,旁人見他玉雪可愛,便有人家食水與他,不過兩日,路有拐賣孩童之人,見他衣著華美,粉妝玉琢,這等貨物自來最得豪富之家喜愛,遂上前搭訕,寥寥數語,便以送其返家之名將葉凡騙走。
 
葉凡懵懂無知之下,卻是被人販子一路帶道西南巴蜀一帶,賣與當地一個退下的官吏。
那官吏老來得子,卻是張燈結彩將葉凡迎來,但葉凡年紀雖幼,卻能辨別此地並非己家,當下已知上當。他心思靈巧,卻也並不如平常孩童般苦惱,當日柔順聽話,卻在夜裡翻窗出戶遠遁了,蜀地與江南遠隔數千裡,他自來在藏劍長大,怎知家在何處。
 
葉凡聰慧伶俐,沿街乞求些包子饅頭稀粥殘湯,卻是不學便會,唯獨一事,卻是他未曾料到。
中唐之時,天下乞丐,多屬丐幫所屬,巴蜀一帶自然也不例外,葉凡走家過戶,錢財過手,他生得個金童之貌,討起飯來自然佔了天大的便宜,卻是不知暗地裡早已搶了多少乞丐的飯碗。
 
終有一日被三兩小丐圍住,脅迫之下,葉凡倔強,卻是不願加入丐幫,卻被打得口齒流血,顏面青腫,眼緣烏黑,周身不知吃了多少老拳,當日他每走一家,皆有小丐擋門,如此兩日,滴水不盡,六月初七,又逢天降大雨,他脾氣雖大,身子卻再也挨不住,神誌也漸渾沌了。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
不過上天似乎也沒給葉凡降什麼大任,倒是給他降了一段情緣。他不知道,他倒下這個地方,正是唐門唐家堡的地頭。
 
唐家堡傳堡百年,威震巴蜀,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唐門所在之地,當日雨後,唐門有名的小霸王唐無樂帶妹妹小婉出來遛他的大黃。
 
唐小婉,唐門門主唐傲天次女,唐老太太的心肝寶貝,這年她6歲。
姐姐唐書雁已是絕色美人,唐小婉容貌更勝其姐。性格天真無邪,喜琴藝
不過小婉最厭煩習武,因此武功不強。關鍵是,小婉非常非常善良。
唐無樂囂張跋扈,唯獨對小婉這個妹妹疼愛有加,言聽計從。
 
大黃乃是唐門中人遠從吐蕃帶回的兇惡獒犬,嗅覺靈敏,聽力超群,獅頭虎身,聲音洪亮,百米之內疾馳之速可超虎豹,唐無樂自得此狗之後,喜不自勝,每日帶他四出尋事。
 
他本是無事生非之人,這時見路旁臥倒一童,偏又比自詡唐門面貌稱最的唐無樂俊秀幾分,他大為惱怒,遂縱狗上前撕咬,葉凡又被咬傷數處,他傷上加傷,本有性命之憂,幸而唐小婉從旁勸說,其後又將他帶入唐門,妥善醫治,方才僥倖得脫。
 
小婉日夜守在小凡身邊,悉心照料。姐姐唐書雁找來了名醫給葉凡醫治,她也不肯回去,就住在奶媽這兒了。

過了幾天,葉凡終於能說話了。於是兩個小孩聊了起來。
我叫小婉。
我叫小凡。
你家在哪兒?
我家就在這兒。你家在哪兒?你的家人呢?
小凡看上去生氣了,甩下一句狠話:我沒有家,我家人都死了!
 
這時小婉拉著他的手說:不用怕,今後你就住我家,把我家當你家!
葉凡哇的一聲嚎啕大哭,從此他飄泊的心靈有了歸屬。雖然他的人還要繼續漂泊。
 
於是葉凡在唐門住了下來。奶媽給小凡安排了個掃地的活,小婉每天跑來找他玩。
 
總之,小凡在唐家堡這半年,兩個人玩得非常開心。
他們還有一個美麗的約定:長大了要一起去看雪。小婉從來沒有看到過雪,其實葉凡也沒見過。
 
這年冬天,小凡沒有冬衣,凍得直哆嗦。小婉把自己的貂皮大衣給他穿上,自己卻病倒了。
 
開元十九年(公元731年)一月十一,唐小婉患病臥床兩日,看似甚重,兩人年幼,卻道小婉終將不治,時天氣漸涼,時葉凡靜坐窗畔,眼見小婉形容憔悴,聽她說些死後之事,不覺難過,待到小婉說道她自小生在南國,只見雨打芭蕉、風臨琵琶,卻從未曾見過北國千里沃雪,葉凡決意將之取來,讓她得償所願。
 
這一走,就是十五年。
 
葉凡出唐門,他生於蘇杭,對霜雪之事卻也與唐小婉一樣未曾見過,只知越向北行,便會離所尋之物更近一步,但川蜀本乃四季炎熱之地,從此出行,若想至極寒之地,卻非數日之功,葉凡走了幾日,終未得見此物他卻是個天生固執之人,他 ​​想此時若是唐小婉不幸,回去也便於事無補,他床前一諾卻是絕不會改
 
葉凡西元729年出走,730年到唐門遇到唐小婉,這年冬天出發到北方區找雪。一路都沒看到,於是就一路往北走。
 
葉凡是個執拗的人,一旦許下諾言,就不會更改。好在他之前有當乞丐的經驗,不會餓死。
 
走啊走啊,就這麼走到了西域的天山!(佩服!)這時已經是西元731年夏天六月了。
 
而在距離惡人谷不遠的天山中,有個高人正在此修煉。
西元731年,王遺風35歲,居住在天山小西天。
 
這裏喚作小西天,那是個四面環山的深谷,谷底四季常青,王遺風從全國搜羅奇異花木栽種其中,從谷中向上不久便為雪所封,外人進不來。
 
西元731年六月十四,天降大雪,王遺風出外散心,看到在漫天風雪之中有個瘦小的影子。這種地方,這種天氣,怎麼會有一個孩子?王遺風有點驚訝。
 
這個少年,就是一路走到天山的葉凡了。
葉凡第一次見的雪,便是天山的雪了。這絕美的景象,讓葉凡目眩神迷。
更讓他激動的是,他可以回去找小婉了。
 
於是這傻孩子用手捧起雪,就往回走。可是手上的熱量讓雪漸漸融化,最後全都從手指間流光了。
葉凡動了動腦筋,想出一個好主意,脫了衣服把雪包起來帶走。
可這時是夏天!他一下山雪就化沒了,衣服也濕透了。
 
王遺風跟在後面,不明白這小孩在幹啥。後來慢慢看出來了,這小孩是要把雪帶走。
葉凡想了好幾個法子,都沒法把雪帶走,於是就下山去了。
王遺風笑笑,怎麼有這麼笨的小孩。
 
讓他沒想到的是,第二天葉凡又來了!他繼續研究怎麼把雪帶到蜀中去的辦法。
如此過了幾天,王遺風終於被這個絕不放棄的小孩震動了,他上前跟那個一籌莫展的小孩聊了起來。
 
葉凡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見到老王這麼超塵絕俗的人物,真是疑為仙人。於是他從頭開始講述他和小婉的故事。
 
老王對小凡產生了興趣,想看看他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於是告訴他,想讓雪不化可以,學我的《凝雪功》。
於是,葉凡遂開始師從王遺風修習紅塵一脈心法武技。
 
當時王遺風拾地下積雪,掌中霧氣生騰,葉凡只見那大團的積雪在這瀟灑的中年人手中漸漸通透明晰,漸成水汽,天空中朵朵雪花落入,墜落之勢漸緩,終於停在其中,那水汽轉瞬凝結成冰花一朵,便將那片片飛雪凝固於內,從外望去雪花飄然之勢不去,卻是似下一刻便要落下一般,他捧雪南歸,只能得其形體,王遺風此術卻是形神兩備,卻讓葉凡難不動心
 
葉凡遂從王遺風修習紅塵一脈心法武技,王遺風生具異禀,難得葉凡也是材質甚佳,葉凡每日聽王遺風講解武學技法,百家精義,日子過得卻是豐裕充實。
 
但年餘之後,小婉音訊不知,他卻是心意煩亂,王遺風見他如此,便決意代他蜀中一行,探看小婉如今情形
 
葉凡很高興很感激,覺得王遺風實乃天下最可信賴尊敬之人。於是他告別師父,在谷中安心修煉。想不到這一別就是十幾年。
 
葉凡流浪記暫時告一段落,以此為起因,武林中將發生一系列重大事件。
雪魔誕生!

    王遺風唐家堡一遊之後,唐小婉小痛無虞早已醫好,以他為人,他也不多加停留,徑自北歸,途經自貢,卻遭遇生平最為慘痛之事,他心傷難過,葉凡之事便被放置腦後。
 
此後王遺風屠自貢城,惡名傳遍江湖,江湖人士群起攻之,他能打便打,不能便走,在江湖上漂泊半年,厭倦之後方才加入惡人谷中。
 
唐開元二十年(公元730年)便是惡人谷之戰,王遺風率眾惡人盡退來敵,被谷中惡人視為首領,從此無人敢輕犯惡人谷。
 
 
葉凡久等王遺風不歸,初時百般焦急,不知何以如此,但小西天四面險峻,他武技修習未精,卻也無法出谷,他本是毅力堅定之輩,否則也不會以童稚之齡萬里迤邐,定下心來,夜間習武練劍,白日作畫觀棋,將王遺風室內著作盡皆習練。
 
葉凡小西天中習藝九年,技藝一成,飄然出谷,九年來他不知在心中想過多少次,當年那個小姑娘,自己走後會怎麼樣,是早已故去多年,只留青塚一堆,黃土一抷,還是早已嫁作人婦,將自己忘得一干二淨;自己的傳藝之師為何一去不歸,是否遭遇不幸。
 
他重回中原,初時卻並不歸家,只是前往西南尋找當年的小婉居所,但孩童所記之事,遺忘甚多,畢竟時日已久,記憶模糊,葉凡便無法確知地域,終是難以找到,想到昔日種種,更是難免悵然嘆惋。
 
****
天寶二年(公元743年)葉凡重返藏劍,葉家全家上下一片歡騰,葉大小姐去年離家,藏劍弟子遍尋江湖不得,念及她身患之症,不免盡是心下忐忑,此時五少爺一去十一載,安然歸來,風神俊郎,才華出眾,實乃藏劍大喜之事,此事也是當年江湖人俱都津津樂道之事。
 
葉凡心中最為惦念之人,便是小妹、小婉和王遺風,他離家多年,卻是不知小妹容貌。
 
其餘兩人姓名,他也並不全知,小婉之事被他視為內心隱秘,不便言說,但王遺風這等風範,想來必是江湖之中知名人物。
 
他四出打探,只說師傅喜著白衣,儒雅風流,智深若海,才比天高,寬厚仁慈,幽默風趣等言。
但這些都是王遺風僅在葉凡面前方會表露之面,且他心中先入為主,王遺風在葉凡眼中卻是無事不好,旁人怎能得知,只回答他這等高士世間少​​有,我卻未曾見過云云
或有善思者,念及世間超卓風雅人物,不知可是萬花主人,或為長歌高士
 
葉凡依言一一尋訪,卻都是失望而歸.他四出尋師,本無他意,卻不免有眾多紅顏少女對他情深一往,苦心追尋
 
三幾年來,藏劍以精金所鑄造的門坎險些被說媒之人踏破,只是葉凡心中只有小婉一個,雖對尋情女子來者不拒,但只要確定其並非當年女孩兒,便另尋他處
 
天寶年間,葉凡時常出入長歌 七秀,萬花 五毒等女弟子甚多之門派,他與文人雅士潑墨揮毫,揮劍吟詩,與少女貴婦撫琴做歌,長袖起舞;漸得“放浪公子”之名,然而對於傾慕他的女孩,他只有深深的同情與感慨她們的單純,可以如此輕易便愛上一個人的臉。
 
 
天寶四年,葉凡應長歌所交之友人唐無言之邀赴唐門做客,巧遇已與霸刀訂婚的唐小婉,求婚不允,遂帶其私奔,引得唐門霸刀群起追殺.。
 
在唐小婉心裡,眼前的這個俊俏挺拔的男子依然是十三年前那個為了自己一句話毅然遠走天山,飄萍萬里,倔強的小男孩兒。
 
所以當她聽他那天猶豫著說:“小婉,跟我走吧”,她便絕然捨了唐家堡,棄了父親的重命,沒有半點猶豫。
 
唐小婉想到他們初見的樣子,她不覺拿手比了一比,輕聲說:“那時候,你這麼高,我這麼高......
 
【轉自互聯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