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7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門派背景-明教

  
  明教本為波斯瑣羅亞斯德教三大長老之一穆薩•哈賈尼,漢名陸危樓一手所創,穆薩創教的原因要從瑣羅亞斯德教派教義說起。
 
  瑣羅亞斯德教教派歷史悠久,Zoroaster(約西元前628~約前551)是古波斯的宗教改革者,瑣羅亞斯德教創立人。“瑣羅亞斯德”出於古代希臘語,古波斯語本作“查拉圖施特拉”(Zarathushtra)。瑣羅亞斯德教傳入波斯後,勢力發展極為迅速,教主總令教中諸事,三大長老負責弘揚教義,而教中聖女乃是教派的精神象徵。
 
  襖教三大長老分別是“暗星長老”伊瑪目(三大長老之首),“寒日長老”霍桑•阿薩辛,“影月長老”穆薩•哈賈尼(漢名陸危樓)。
 
  霍桑•阿薩辛精通繪畫、技擊、宗教、醫學、幻術、天文、數術諸多才能,居寒日長老之位。
 
  穆薩•哈賈尼(陸危樓)精通中華、波斯、日本等多國語言,自幼學富五車,且因家世之故,具有非凡的商業才能,因而他雖是中華血統,卻憑藉過人的才華在教中被選為影月長老。
 
  他們兩人在波斯均是舉國聞名之人,擔任長老數年來在波斯廣播教義,令祆教好生興旺。而相比之下,伊瑪目雖然和二人同列教內三大長老,但身負在鄰國傳教之任,常年居於波斯國外,波斯教內教外,“暗星”長老之名卻從來不顯。
 
  唐神龍二年(西元706年),霍桑•阿薩辛(25歲)和穆薩(26歲)對祆教二元論教義生疑,便在當年,兩人棄波斯祆教於不顧,各率教中忠心弟子,攜手前往中華。兩位意氣風發的年輕人自西而來,第一次踏上了大唐的土地,他們互相約定,要為自己的理念,開創出一副新的天地!
 
  祆教兩大長老同時失蹤,全教震動,伊瑪目連日趕回波斯總教壇,撫慰教眾,穩定人心,聲稱兩大長老只是奉命行事,帶領教中精銳前往中原傳播教義,大家不必驚慌。伊瑪目同時亦迅速趕往大唐,希望能夠儘快找回穆薩和霍桑,救祆教於搖搖欲墜之際。
 
  穆薩•哈賈尼與霍桑•阿薩辛都是才學超人之輩,又具多年傳教經驗,他們來到中原,便開始各自傳播自己教義,不過旬月,便各有為數不少的信徒追隨,但兩人選用之手段卻差異甚大。
 
  阿薩辛傳教,乃是起自遠離大唐重要城鎮、商旅要道的偏僻村莊,一來在這等所在生長之人多為村夫村婦,阿薩辛略施神通手段,便可輕易獲得彼等之信任;二來阿薩辛自波斯而來,於中土各種風俗,中原人物習性尚存疑慮,故而取漸進之道。
 
  而這穆薩本來是純正的中華血統,漢名陸危樓。陸危樓祖上乃是絲綢之路上的大商賈,為了躲避南北朝的戰亂,避難定居在波斯,陸危樓也正是在這麼一個中西文化碰撞的家庭長大的。
 
  陸家稟承家訓,雖然舉家遠在波斯,卻決不敢忘記自身乃是中華血脈,故而陸家子孫後代,皆須自小熟悉中華文化。陸危樓作為陸家嫡系長子,年少時,父親每過幾年便要帶他遠赴中原,尋親訪友,熟悉中原習俗文化。故而陸危樓雖是多半時間皆在波斯成長,但在其刻意留心之下,對中原大勢遠較阿薩辛更為瞭解。
 
  陸危樓深知中原文化源遠流長,歷經數千載沉澱,其中本有其自傲之處,若然似阿薩辛這般從鄉野入手,無論擴張如何神速,終是無法為唐朝高門接納,僅能流於二流教派而已,是以陸危樓先自豪門雲集的長安城著手,與權貴豪富結交。
 
  陸危樓乃是能言善思之人,他談吐高華,形貌儒雅,又熟知中原文化,不過數月,便聲名廣播,輕易出入長安權貴雲集之所,令長安高層對其逐漸熟悉,不再生出排斥之心。至此,陸危樓方才著手創立教派。
 
 
  景龍元年(西元707年),陸危樓創立明教,而此時阿薩辛也已創立阿薩辛教派。
 
  陸危樓與阿薩辛兩人皆是依照心中所思之妥善方法謀劃,但在中華真正開始實施之時,依然遭逢了意想不到的阻力。
 
  卻說明教這邊,陸危樓雖是穩妥行事,但中原人士對外來宗派排斥之大,依然超乎其預想。他創教不久,便受到釋道等宗之暗暗打壓,阻力之大,令陸危樓僅能勉強支撐。
  便在此時,陸危樓卻得到了好友朱天君盧延鶴的援助。
 
  陸危樓與九天之朱天君盧延鶴乃是累世之交,盧延鶴祖上與陸家同是絲綢之路上的大商賈,他家世殷富,自小才學經略,都是出類拔萃。
  但他於相貌上存在缺憾,面容醜陋,且左腿畸形,生來就要比右腿短上一大截。盧延鶴自小堅強,將這身體之不幸當作上天賜予他的磨練,因而讀書經商,所用苦心都要比旁人用心數倍。
 
  陸危樓年少之時常隨父親來到中原,曾經拜訪過當年祖上交好的世家好友,其中有一家便是盧家。當時的盧家長子正是盧延鶴,他們都是才華橫溢之輩,甚為投緣,一見之下已引為知己,更曾相伴遊歷,情誼可謂極深。
 
  盧延鶴經營有術,接手家長之位後,不過兩年,把祖上傳下的基業擴為數倍,這才被上代九天之財神看中,得以位列當代九天之位,他專門負責運籌九天所集天下錢財,正可謂富可敵國。
 
  陸危樓與阿薩辛崛起之時,九天正欲扶植一教派遏制中原武林正派勢力上漲之勢頭,為此他們曾經策劃了惡人谷一戰,但此戰之後,丐幫與唐門仍然聲勢甚盛,於是明教與阿薩辛教便成為他們的備選。
 
  明教與阿薩辛教之創立與發展諸般事宜,九天一一看在眼中,當屆九天大會之中,九天便在會上討論明教與阿薩辛教之優劣,他們得出結論,阿薩辛教之教義,在中原看來過於荒謬,不易廣為接受,而明教教主陸危樓為漢人,教義也較符中華習俗,二者則一,當選明教。
 
  盧延鶴在九天大會之上從無名口中得知,明教教主正是自己當年的摯友陸危樓之時,心下也是大喜,九天得知此事,均覺這件事交由財神出手來辦,最為方便快捷,於是決意由盧延鶴以至交之名贈陸危樓錢財,助其壯大。
 
  大會之後,盧延鶴便趕赴明教約見陸危樓,兩人一別多年,當年之情卻不淡反深,盧延鶴本是個深情重義之人,他念及數代情義,竟在九天所定金數之外自出大額金銀贈與陸危樓,陸危樓感慨莫名,將這份情義記在心中,而盧延鶴便因此遭遇劫難。此事暫且不提。
  卻道明教得了這大筆錢財之後,招攬人才,擴充網路,在中土廣修光明寺,救濟貧困,傳播教義,不日聲勢大壯,遠超阿薩辛教。
 
  明教自此開始了迅速壯大之路。陸危樓穩妥經營,不過十年,明教教眾之多便已淩駕中原許多門派之上。此間為防萬一,明教更在西域波斯修建明教波斯分教,以之培養教中後備人才,有此源源不斷之補充,明教開拓之路更加順暢無阻。中原武林皆知,有一顆巨星在逐漸升起了。
 
  陸危樓心懷遠大,數年過後,他見此時明教信徒甚多,更想從此讓明教成為中華國教,淩駕諸種宗教之上,他首先要做的,便是一統中原武林。
 
  唐開元五年(西元717年),四大法王聯手上純陽,闖出純陽號稱不破的星野劍陣。明教聲勢更盛。幾與少林比肩。
 
  開元十一年(西元723年),陸危樓獨身上嵩山,挑戰少林方丈渡如,千招之下以火焰腿敗之。至此明教光明令鋒芒所指,群雄辟易。
 
  開元十七年(西元729年),第三次名劍大會之時,為壯大明教聲勢,明教兩大法王上藏劍山莊強奪寶劍“碎星”。
 
  然而明教發展過於迅猛,門下弟子難免良莠不齊,常有弟子氣焰囂張,借明教之名頭行不軌之行,武林中人大多畏懼明教聲勢,敢怒不敢言。
 
  明教本是異域傳來之宗教,教內本有諸多不合中原習俗的規矩,原有許多江湖中人視其為外敵,此時明教教眾行為不檢,敵視明教者漸增。只是當時惡人谷兇焰滔天,是以明教尚不至成為白道武林矛頭所向。
 
  開元二十年(西元732年),“惡人谷慘案”之後,中原武林組成浩氣盟,惡人谷中人終被困于谷中,此時明教與各大門派的衝突日益顯露出來。
 
  開元二十三年(西元735年),丐幫與唐門聯手于楓華穀圍攻明教,卻因消息走漏,聯軍大敗。明教愈加不可一世。
 
  “楓華谷之戰”以後,明教在中原第一的地位事實形成,明教的擴張再也沒有人能阻擋,在長安,唐玄宗為明教修建了一座宏偉的大光明寺之後,標誌著明教發展到了頂峰。然後,所謂強極必反、盛極必衰,被連續勝利衝昏頭腦的明教眾長老不顧教主穆薩的反對,更加急於擴張,急於畢一役而竟全功。
 
  明教諸位首腦感慨明教多年來順利局面,認為江湖之上,再也無人可以阻擋明教鋒芒,向朝中拓展勢力之時機已然成熟。於是此後數年,明教盡遣手下,開始頻繁向朝中大臣伸手,欲借此鞏固明教之宗教領袖地位。不料此舉卻引起皇室的恐懼。
 
  終於,明教的動作引起了唐王朝的不滿,開元二十五年(西元737),唐玄宗頒佈“破立令”,宣佈除了名單上宗教以外全部為邪教,勒令解散。明教自然首當其衝,但是正處在盛頭上的明教再次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竟然想向唐王朝挑戰,甚至籌畫一場活動,進宮逼諫。但這一切很快就被天策府所探知,唐玄宗大為震怒,下令全殲明教,格殺勿論。
 
  開元二十七年(西元739)三月二十五夜,通過明教叛徒的告密,“東都之狼”天策府得知了明教的主要人物都將會在大光明寺聚會。
 
  統籌聯絡各派之後,當明教高層在光明寺中聚會之時,天策府派遣全府高手出擊。在少林寺等門派的協助下,一舉擊殺明教高層數十人,參與聚會之人中的高手僅有教主穆薩等有限數人逃脫。
 
  “大光明寺事件”之後,明教一下子成為眾矢之的,江湖上對明教懷恨在心的門派紛紛趁此出手,明教遭受重大打擊,各地的據點紛紛被剿滅,教徒大量被抓,從此明教陷入低谷,陸危樓率部分教眾遠走西域,早已離開明教的血眼龍王蕭沙所部為復仇肆虐中原,而另一部分被圍剿的明教弟子卻也四散中原,苟活於世。
 

『內容取自網路  互聯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