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7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藏劍人物誌-三莊主 葉煒


 葉家家傳鑄劍之術,最令葉煒厭煩,他雖對父親葉孟秋鑄造贈與的無雙劍珍愛異常,但葉家鑄劍廬,洗劍池,葉煒卻從未去過一次。
 
他每覺劍術略有突破,便去尋兩個哥哥比試,葉暉心不在焉,自是屢屢敗北,葉英觀三弟持木劍前來挑戰,仰首望樹,沉默不語,葉煒本是很能自得其樂之人,兩個哥哥不理他,他也不覺無聊,只是每日習劍,以為自己劍技遲早將為葉家二代第一人。
 
他稍大之後,便覺不滿,藏劍劍術自是精妙,但他最是好動,外出遊歷看到天下各派劍技紛繁各異,皆有獨到之處,不免見獵心喜,是以但有機會,便會糾纏遠來之客,教授兩手劍技。
 
待到年齡更長,葉孟秋叮囑幾個兒子習家傳鑄劍之術,更讓他倍覺無聊,為此數度受責卻全然不曾放在心上。他只覺假以時日,五湖豪傑,四海遊俠,盡皆要折服在自己一對無雙劍下。
 
葉煒時時關注武林傳聞,每逢江湖之上又有俠少俠女揚名于斯,他便會提著自己的無雙劍前去挑戰,不過年餘,“江南蝶衣”練溪河、“蜀中瘦鶴”劉溫、“孤影”於無翼等少年英雄次第敗在葉煒手中。
 
葉煒與人比劍,定會下帖相邀,但卻從不理會其人願意與否,探聽得到對手所在便持劍前往,道左相逢,二話不說,便拔劍相向。
 
開元十三年(西元725年),江南少年俠士齊集江南名樓“煙香樓”,評選南國風頭最盛的五傑,席間杯酒正酣,葉煒提劍登樓,冷笑道:“沒有‘無雙劍’應允,誰敢妄稱俊傑”,眾人勃然大怒,群起而攻,葉煒雙劍變幻,“浮萍萬里”身法展動,無人觸其衣角。他避強擊弱,逐個擊破,盡敗群豪,煙香樓此役轟動江南,盡人皆知。葉煒劍術繁雜,人所難測,“無雙劍”之名,也從此為南方武林所知。
 
開元十五年(西元727年),藏劍山莊大敵來犯,敵手太強,葉孟秋命藏劍七子出“驚鴻掠影”劍陣對敵,葉煒蹲坐牆頭,看劍陣之內各人招式皆是自己習練過之劍術,那陣勢施展緩慢,來去脈絡卓然可循,他只覺這劍陣聽老爹對大哥吹得如何厲害,卻也不過如此,轉眼間定可破去。
 
他想到這裏,雙手緊握腰畔無雙劍,飄然直入,便已闖入陣中,要出手助七子退敵,誰知那劍陣看似遲滯無比,實則暗藏殺機,那大敵早已被困得左支右絀,一網成擒只是遲早之事,葉煒闖入卻令他大喜過往,他施展李代桃僵之技,令得劍陣齊為葉煒牽動,自己卻逃出陣去。“驚鴻掠影”劍陣發若驚鴻,天衣無縫,藏劍七子本是初演此陣不久,收發自是無法自在由人,收招不及,葉煒大駭之下,連擋七劍,卻終是為劍氣所傷。
 
葉煒全身經脈皆為劍氣所毀,葉孟秋功力雖強,卻還無法立時為他通經過脈,待時日一久,更是無藥可醫,葉煒初時手無縛雞之力,行走之時踉蹌無依,便是穿衣吃飯也要旁人伺候,他那樣的性情,又如何受得了這等情境,待時日漸長,力氣恢復,一身內功卻是再也找不回了。他每日默坐房中,想些什麼,從來也不與他人言說。
 
兩年後的四月十九,葉煒離藏劍。
 
陽春三月,江南草長,柳夕便在這時到了西湖,她生在北國,那裏方經霜雪,貂裘未去,她初來江南盛境,看這西湖水波瀲灩,湖上遊船點點,孤帆處處,遠處山色空蒙。行在堤上,不免心醉神馳,疑似世外仙境。
 
她想起那個張狂的年輕人,那年三哥聽家中長輩說起家中近來境況,憤然帶她遠來藏劍,卻敗在葉煒無雙劍下。

葉煒張揚狂放,自命不凡,比劍得勝便囂張跋扈,全沒半點好處,柳家的許多少年都要遠較他安淡恬靜。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開懷大笑的時候,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自己終是忘不掉……

她返家之後便提起過那個用雙劍的年輕人,但家裏人都不喜歡他,他出身江南藏劍,這些年藏劍將霸刀壓得狠了,自是不會討人喜歡,但她終於還是找了來,北國女子敢作敢為,她這次遠來西湖,縱是只見一面,心中也安樂了。

藏劍莊院很大,她找了去,他此時卻不在藏劍,出來待客的是個和和氣氣的人,那是他的二哥葉暉。她並不是個魯鈍女子,自是能從這個和氣的人有禮的語氣中聽出一絲冷淡,誰讓她出身霸刀山莊呢?

她湖畔緩行,這裏便是他長大的地方麼,她聽那些遊春女子的娥娜軟語,南人語音柔順動聽,卻是不易聽得懂,方才那賣蓮子婦人便笑著對她說個不停,她卻是多半不明白的,她剝開一粒,味道甚苦,柳夕秀眉微蹙,不知為何有人喜愛這般苦澀滋味。

葉煒落魄立於西子湖邊,他身遭桃柳夾岸,綠樹成陰,遠望山巒處處,青黛含翠。

腰畔空蕩蕩的,他看著無雙劍沉入水中,疏忽不見。

他呢,沒有了無雙劍,還會不會有笑傲江湖的葉三少?

劍呢,會不會寂寞?

葉煒鳳目眯成一線,目光投入湖中,看到深處,便如無底深潭,幽暗無際。

他從來都是個除卻手中雙劍,便什麼也沒有了的人。

有人知道狷狂不羈的葉三少每天會在練劍上花費多少工夫麼?天賦他自然是有的,但那些一一敗在自己手上的名門弟子,哪個又是蠢笨之人了,他雙劍獨傲,靠的本就是三冬抱雪,六夏迎陽的十載苦修。

葉家沒人知道,十年習劍,每逢深夜,他皆是抱劍獨眠的。

江湖中人只知葉三少出身名門,天賦異稟,又有幾個曉得無限風光,本為險峰獨有。

當盛神針告知他傷重難愈,他便看到葉英眼中閃過的深切悲哀,他們本是一樣的人,舍劍之外,別無他物,是以他離莊之時,大哥才沒有攔阻他,沒有了劍,他們選擇的道路本就會是一樣的,再不會有半點區分,葉煒不再猶豫,縱身投入湖中……

葉煒醒來之際,便在柳夕盤下的客棧之中,他衣衫乾爽,顯然已是換過,眼前女子柳眉杏眼,似曾相識,自己竟是被人救下了……

他將無雙劍拋入湖中。“無雙劍”,一長一短,紅纓相系,她記得他的劍,更記得他的人,他雖然愁眉深鎖,形容蕭索,但柳夕還是一眼便將他認了出來。

她看著葉煒拋劍入湖,看著他縱深投湖,駭異之極,但柳家女子俐落果決,她重金懸賞,當即應者雲集,便有數人跳入湖中,將葉煒救了回來。

她也許不是個最瞭解自己的人,但那般毫無疑慮,一心相隨的女子,今生也不會再有第二個……

葉煒每每念及妻子柳夕,都會想起當年她們是如何相識,她是個奇異的女子,外柔內剛,乾淨爽利。那是一眼看上去便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女子,究竟是有多少次自己要放棄了,還是被她柔和堅定的話語勸住,全心修煉。

開元十九年(西元731年),藏劍葉三少與霸刀柳夕相逢於西子湖畔,結下患難深情,葉煒雖早成廢人,柳夕仍不顧家人反對,決意生死相隨。

柳夕勸顧勉勵之下,葉煒重整心意,徐圖恢復武技之法。

開元二十一年(西元733年),柳夕誕下一女葉琦菲。

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葉煒領悟寂劍。

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葉煒攜妻女返家,柳夕卻因出身遭受葉孟秋冷遇,葉孟秋堅拒葉煒帶柳家母女入住藏劍山莊,葉煒無奈之下,苦笑離去,全家只得迤邐千里,前來霸刀山莊。

柳文虎眼見柳夕身子羸弱,面容消瘦,再經詳問,這才得知柳夕自嫁與葉煒之後,卻是從來未曾過什麼安心日子,只住在街頭借住的小屋之中,到得最後,已然生子,卻是未曾得進藏劍山莊一步,柳文虎眼見當年那個水靈美貌的妹子如今剛過雙十,卻已華髮漸升,這幾年受藏劍冷言冷語,不知折了多少壽算,一肚怨氣全然發作到身旁葉煒身上。他心傷妹子受辱藏劍,大怒之下,言語之中自是沒有什麼好話,便將藏劍自老莊主葉孟秋到護院打雜之輩痛駡了個便,拔刀要與葉煒決個生死。葉煒本非善於隱忍之人,不得藏劍家人所諒之時也從未求懇過半句,本已負氣良久,現到霸刀後又遭柳文虎如此辱駡,他那樣的性子,又怎能再忍得住。

柳文虎與葉煒含怒出手,這一戰已然關係藏劍霸刀兩家聲名,兩人自是不肯退讓。交手之中,意氣更激,幾個回合之後,用的竟然都是殺人取命的招式。

柳夕眼見夫君與二哥劍拔弩張,已是生死立見之局,她別無他法,慘然引刀自盡。

葉煒大痛,刹那間滿頭黑髮皆白,他與柳文虎皆心痛柳夕之死,悲憤交加之際全力出手,只覺此人不死,自己實難傾斜心中憤怒!葉煒大戰柳文虎,雙雙重傷,此事終為藏劍所知,這才有葉蒙大鬧霸刀之事。

葉煒為柳五爺以絕世功力打通全身經脈,半月之後傷癒,回返藏劍,隱居藏劍梅莊,從此閉門,不見外客。

葉煒當年一心恢復劍技,心思半點也不曾放在妻子身上,後每每念及柳夕溫婉殷勤之態,不覺悔恨得無以復加。柳夕死前,念念不忘之事終是兩家恩怨,葉煒深思良久時日,終於還是決定放下私怨,成全妻子心意,從此多方設法尋求化解藏劍霸刀恩怨之道。



『內容取自網路  互聯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