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7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藏劍--葉婧衣


 


    葉婧衣冰肌玉骨,膚清盛雪,乍看宛如玉雕一般,女子見到她多回欽慕有之、嫉妒有之。但婧衣不喜歡,任何人若然患有三陰逆脈都不會歡喜,那是連醫聖也要束手無策的天絕之脈。

    葉婧衣就在這藏劍的大莊院裏度過了十六年的歲月,她的活動範圍被嚴格限制在莊院附近,她的父親和哥哥們太愛護她,不敢放她走開過遠。
 
    盛大夫隔月為她孤針度脈之時,她都會呆呆看著那一根根尺許長的細軟金針慢慢刺入她白皙透明的脈絡中,冷冰冰的,但那便是決定她在這世上能否再多留上兩月的事物。
    她畢竟還是個幸運的人,婧衣常常這樣想,若非生在藏劍這樣的大家,怎能請到“聖手孤針”盛長風常年醫病;她每日吃那些名貴丹藥,又有什麼人家能供養得起;若非是她天生幸運,誰又能在這每隔兩月便要一度的針劫中安然度過了十六年。
 
    哥哥們都待她很好,她一出生,氣便喘不過來,三個哥哥連夜出門,將萬花孫醫聖,長安盛神針,兩湖卓怯病盡皆請了來。葉婧衣有時會想,那個整天對別人冷冰冰的大哥葉英,那時是如何三日夜中連換七匹健馬,才請到醫聖,留住了她一條命。不過,對旁人不假言辭的大哥葉英,對她從來都是和善的,連從來飛揚跳脫的三哥葉煒在她面前也變得安靜了,葉蒙更是但凡無事之時便會來陪她。
 
    她小時怕疼,每次在她過針之時,葉暉和葉煒便會想盡辦法哄她。她在葉家從來就沒受過一點委屈,但是這些她都不喜歡。四哥哥心裏從來藏不住事兒,每次面對她,他眼中的擔心和疼惜更讓她心裏整個兒糾成一團,漸漸的也開始為自己擔心起來。
 
    她愈加懷念當年五哥葉凡還在的時候,五哥和她年齡相若,那時一樣不曉得她的病,從來不會替她擔心,他們一起為所欲為,嬉笑胡鬧,最是開心快樂。
 
    不過那天正熱鬧的時候,五哥也走了,再也沒回來,把她一個人扔在了這院子裏。她喜歡在幾個哥哥正忙的時候,從屋頂跳下去給他們添些亂子,她想讓人知道,她不只是個沒用的小姐,她聽著三哥四哥講些江湖上的風起雲落,波譎雲詭,暢想那些豪傑意氣,名俠風流。 
 
    她常會想,如果沒有這弱不勝衣的身子,如今的四海之內,五湖之上,會不會也多了個巾幗俠女,傲世紅顏;會不會有哪天,英雄俠女相逢于江湖,從此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他們後來若是有了個孩兒,他多半會教養孩兒劍術武藝吧,她便會給那孩子縫些漂亮的衣服,卻不知那會是個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像誰更多些……葉婧衣每次想到出神,一驚夢醒,眼角卻有些微微濕潤,她仰頭看那濤生雲滅,赫然是個晴天。
 
天寶三年二月十五(西元744年)夜。 
    葉婧衣吃過團圓飯,便來看月亮,她躺在屋子上,眼前眾星生輝,身下笑聲喧嚷,她抱攏雙臂,悵然環顧,莊院之外萬家歡樂,可是那裏她從未去過,她忽然間很害怕。
 
    明年的月圓之夜,她還會快樂地在這世間麼?
    江湖廣大,可是除了幾個哥哥,會有人記得有她這樣一個女孩兒麼,生於藏劍,死于藏劍麼?


    藏劍山莊燈火明滅,卻全然掩不住葉婧衣周身的徹骨寒意,她的餘生還要這般度過麼?她不想。她一向是個努力的女孩兒,葉家的四季劍,她看哥哥們練劍,早就會了,只是沒有力氣使,她的浮萍萬里輕功卻絕不會比誰差些,只是這些,她終老藏劍,哥哥們都不知道,又有誰會知道呢?她想到此處,忽又驚醒,早已淚濕衣襟,那夜,她終於作了個早已藏在心底多時的決定。
 
    夜風從葉婧衣的發間拂過,她卓立屋頂,手中有她的長生劍,那是大哥親手鑄的,她雖不能用劍,葉英卻給了她一把天下英雄皆羨的神兵;身上背著的行囊包裹,那裏有她的銀錢藥物和葉煒從前給他的防身之物,她笑著,看了一眼藏劍山莊,她今夜將要離開這裏,若是上天待她仁厚,她遲早會再度回到此間。
 
    昨夜歡樂方過,杯酒未幹,藏劍弟子還在酣夢之中,她自屋頂振衣而起,飄然遠去,緩緩落入晨曦的黑暗之中,那是葉家的浮萍萬里身法,葉大小姐果然用的絲毫不差。
 
    她在這裏被關了一十六年,可她心中天高地闊,自成江湖,小小的籠子關不住她,此去天涯路遠,生死天命,她卻要好好看看這個人間。
 
    葉婧衣一葉輕舟,沿江直下,過潤州、江寧、和州、宣州,這一路看遍江南風物,多情景致,街巷閑聞,那些都是她從前不曾聽過、見過的。她在小舟之上載沉載浮之時,時常想到若是幾個哥哥都在,一同揚帆江上,指點天下,那是何等快意。可惜若是他們知道了,絕不會任自己安然離去,說不得,只得待歸去之時再求四哥多多說情了,葉婧衣想到此處,心下雀躍不已,回去之後,她定要向家中上下講述大小姐如何闖蕩江湖,然而離家愈久,她精神便愈見不支。


    這日已近黃山左近,葉婧衣曾聽得家人談及黃山雲海、松林種種風情,是以雖是心力交瘁,仍要一游黃山,再行返家。
 
    黃山七十二峰,峰峰相連,漫無邊際,如眾星捧月一般將“蓮花峰”、“天都峰”、“光明頂”圍繞其間,山中珍奇草木多有,上品茶種甚多,尤以“茶女紅”名馳天下,傳聞乃是採茶姑娘定情信物。
 
    黃山三大主峰,以蓮花峰為最高峰,但卻以天都峰最為險絕,葉婧衣登的便是古稱“群仙所都”的天都峰。葉婧衣晨間早起,一路登山,沿途山亭獨處,看巨松挺拔、怪石嶙峋,山路雖險,她卻自得其趣。初時走走停停,看山花爛漫,中途多有遊人相伴,西望蓮花峰,北對光明頂,卻也不甚寂寞。卻不知若然知曉黃山一遊將會讓她遇到一生鍾情之人,卻也令她從此數年陷身囹圄,葉婧衣還會不會舉步登山…… 

    葉婧衣陷身囹圄,衛棲梧輾轉江湖,執意相尋。



『內容取自網路  互聯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