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4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惡人谷--雪魔 王遺風

  周神功元年(公元697年),王遺風生於魯地書香名門王家。他少年早慧,心思遠較他人敏銳,諸人表裡不一之處,笑裡藏刀之言,他竟能一一察覺,自小盡知人心險惡之處,童子天真無慮之樂全無機會體會。此等痛苦他自經事之始便時時經歷,卻全無法向他人傾訴,心內煎熬,可想而知。
 
  王家家中藏書之豐幾盡囊括經史集注。王遺風為求一解,自六歲便埋首書中,十年之中閱盡全書卻仍未能解心頭之苦。唐開元元年(公元713年),紅塵上代弟子嚴綸云游魯地,聽聞王遺風特異之處,遂前往王府一會,王遺風天資正合紅塵武學所尊之道,紅塵門派之旨,王遺風也頗為心動,遂追隨嚴綸出家休習武學心法。
 
  王遺風於紅塵武學之悟性甚高,十一年後武功大成再出江湖遊歷,未想心頭之結卻不散反深。原來這紅塵心法本重體察外敵,他修習之後於他人心內所思之事瞭解得更加細緻,那表裡如一之人本來便是曠世難尋,而口是心非之人卻是遍地皆是,他所見之人每多一個,眼中的人世便愈加暗淡一分,他陷入這等心結之中,幾番都欲舉掌盡了愁緒。
 
  唐開元十九年(公元731年),王遺風因葉凡之事前往唐門。事了之後,途經巴蜀自貢,在那裡遇到了文小月——他生命中最為重要之人。
 
  自貢有個桃香樓,文小月便是那樓中一名舞妓。王遺風路經桃香樓旁,樓中歡歌不絕,他悵然抬頭,卻為那眼神所驚,那滿天飛雪,雕廊畫棟,便只凝成那窗中的女子。
 
  她羅衣半解坐於恩客懷中,卻目光清澈剔透,明亮如星,宛如從不曾為這塵世所染,從她眼中看不到一絲人世的污穢和虛假,王遺風這三十年的煩惱便忽然有了一個出口,他胸中熱血激盪,激動莫名,直欲縱聲長嘯,但深怕這只是夢境一場被他一嘯驚醒,他決意要向這女子詢問為何如此青蓮獨世,淤泥不染。
 
  那夜,後來馳名天下的雪魔便在漫天的風雪中靜靜站了一個晚上,他聽那樓中軟語溫歌,看那窗內燈火闌珊,直到夜闌人靜,萬物息聲,雪濕重衣。
 
  她叫文小月,她聽到窗外雪聲風聲,知道這夜雪大風寒,卻並沒有看到窗下那個默立的白衣男子。文小月天生瞽目,在她的世界裡一切都是黑色的,從來不知世上如王遺風這等風範之人何等稀少難見,即便看到了,那也只是她生命中一個匆匆過客而已。
 
  那日開始,桃香樓有了一位新的客人,他氣度恢弘,瀟灑儒雅,一望便知是飽讀詩書的高士,旁人皆以王公子相稱。王公子每來桃香樓只點文小月相陪,若然有人先行有約,他便端坐等候。文小月從此有了一位有趣的朋友,她知道他叫王遺風,他與其他客人不同,每日來了之後只與她閒聊,他見識廣博,天南海北,閒聞逸事,野史奇人,每日裡不絕於口,絕無雷同之時,常常讓她掩口而笑。小月話卻不多,王遺風說得半日,她常常應以數語,便說些家長裡短,她卻知道他聽得認真,耐心無比:她初時說她幼年目盲,從來看不到東西,王公子道:「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不必在意」;她說到十五歲那年收養他們的姥姥死了,她和大金、二銀三個人掙扎度日,王公子長嘆不已;待她說到自己託身青樓,一家人度日漸易,後來揀來三財四寶,時日又日漸艱難之時,王公子默然不語。
 
  日子久了,她知道王遺風才華過人,家室豪富,卻是自幼每日內心折磨反覆,便對他無比同情。她見識不多也不知如何勸說才是,她卻不知王遺風每日與她相處之時,多是看著她的眼睛,那雙眼睛始終清澈晶瑩,王遺風多年困擾於心的痛苦,便在那裡被滌盪無蹤。
 
  八月十五,中秋佳節,當夜萬里無云,月圓星稀,文小月又與王遺風暢談半日,她心中高興回家的步子便也跟著輕快起來。王遺風遠遠的看著,心也跟著飛揚起來,他方才已為小月贖身,從此這單純的女子會更加開心了吧,他看她的孩子們打開門迎接她,他看著她臉上笑容燦爛無比,他忽然瞭解,這裡便是他旅行的終點。
 
  夏大千站在巷子尾,他看她的孩子們打開門迎接她,他看著她臉上笑容燦爛無比,他的笑容也燦爛無比,他想到的是方才那張大額銀票,王遺風把它遞給趙嬤嬤之際,夏大千正站在他們身後,他剛被玄字桌的豪客大罵手腳不利落。他的手腳當然不會很麻利,六天前他和弟兄們走街過巷,自在逍遙,不過有人不開眼動了大戶人家的少爺,兄弟們被抓的抓,逃的逃,生計這才困頓下來,舅舅找了個門路把他送到桃香樓裡跑堂,不過他可不願在這裡看人臉色,他一向是個有志少年,呼朋引伴,嘯聚山林,那才是他夏大千該作的大業。
 
  他正這麼煩惱著,機緣便從天上掉將下來:他知道這王公子每日裡前來桃香樓,點名要的便是那瞎了眼的小月,那大額銀錢竟然是為了這麼個殘廢出的,看那王公子連眼睛都不曾眨過一下,便知他身上不知還有多少這樣的票子。他卻半點不曾打過那公子主意,只因他從小在街頭鬥毆廝混長大,對手的強弱多半不打也能分辨出來,這王公子雖儒雅文弱,走近他身邊全身汗毛卻似要豎起來,即使是東城王老大也沒這般可怕。但夏大千卻知道小月的底細,一個瞎女子,家裡三個揀來的小娃子,他想著那張大額票子,不知道這出手闊綽的王公子給了那瞎姑娘多少張。
 
  他摸了摸腰上的斧頭,看著小月進門,王遺風颯然轉身、走遠,夏大千深深吸了口氣,下手之前,手要穩!這是混江湖的鐵律。他走在屋簷下的暗影中,抬手敲門,聽到門內小月的聲音:「王大哥麼?」,聲音裡有一絲喜悅,他也有一絲竊喜,開門吧,這樣就不需破門而入了。他聽著門閂吱吱拉開的聲音,看到那個瞎姑娘婷婷而立,輕捻袖口的雙手透漏出幾許羞赧,他看那眼睛,清澈無塵,抬手卻舉起了斧頭……
 
  他深深吸了口氣,屋中陳設簡單都已被翻遍了,手中幾兩碎銀是僅有的收穫。夏大千忽然想到,他可能犯了個錯誤,不過這都怪那王公子,他給嬤嬤的銀票實在是太誘人了,誰會想到這麼闊綽的人竟會沒給他喜歡的姑娘一點銀錢呢,真是個混蛋啊!想像中的逍遙歲月忽然破滅了,不過他還年輕有的是機會,夏大千想到這裡就平靜下來,聽說兩廣一帶髮財甚易,夜色幽暗靜寂,他看著天邊漸漸清晰的紫薇星,決定了路途的方向。
 
  第二天,也便是八月十六,那日所發生之事,知情之人都已經死去了。外人大略推測,應是王遺風驚見慘事,失去人世間唯一可以依靠之人,心中悲憤鬱結,一怒傾城,斬殺城中數萬餘人,血蹤千里,自貢從此淪為大唐鬼域,王遺風惡名婦孺皆知。
 
  世人若遇難以違抗之情境,或誓死一搏,或低頭服順,人心善惡,本乃共棲共存。但王遺風因其性情與才華,卻是非要得出一個令自己滿意之結論,文小月本是他心中創傷之醫者,小月一死,王遺風性情大變,他以邪惡為人性本真,託身惡人谷,以惡為本心所向,不過數年齊集十大惡人,開元二十年(公元732 年)更率領惡人谷弟子重創崑崙,大敗各派,所為之事盡皆駭人聽聞,漸被列位十大惡人之首。

 
 
============================
 (白話版) 

王遺風是個有憂鬱症的孩子,跟大家都處不來。
他很聰明但是想法悲觀,覺得人心黑暗,所以很痛苦~

他遇到了嚴綸,覺得紅塵一派所說很合他心意,就成為傳人~

十一年後,王遺風武功修成,出來行走江湖。結果發現,修成了紅塵心法之後對人心瞭解得更透徹,但是眼中的世界卻更黑暗了。
 
於是大王的抑鬱症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更嚴重了,甚至有幾次想要自絕一了百了。
眼看王遺風都快被自己折騰成精神衰弱了,只好遠離塵世,住到了人跡罕至的天山中。
這裏喚作小西天,那是個四面環山的深谷,谷底四季常青,王遺風從全國搜羅奇異花木栽種其中,從谷中向上不久便為雪所封,外人進不來。
 
西元731年六月十四,天降大雪,王遺風出谷散心,看到在漫天風雪之中有個瘦小的影子。
這種地方,這種天氣,怎麼會有一個孩子?王遺風有點驚訝。
這個少年,就是一路走到天山的葉凡了。
        王遺風傳授葉凡紅塵門派心法,但葉凡心繫小婉安危心不專,於是自願前往蜀中為葉凡一探唐小婉狀況。
 
西元731年,王遺風跑到蜀中唐門一看,唐小婉的病早好了,這才明白原來當初是兩個不懂事的小毛孩自己瞎想。
老王哭笑不得,準備回天山去。
 
路上,他經過了四川自貢。
 
王遺風對俗世本來毫無興趣,能避則避。但是命運是無法避開的,該遇到的終將遇到。
他遇到了文小月。
 
 
自貢有個桃香樓,文小月便是那樓中一名舞妓。
 
那天正飄著鵝毛大雪,王遺風路經桃香樓旁,聽到樓中歡歌不絕。也許是命運的安排,一直低著頭的他偶然一抬頭,看到了一雙眼睛,呆住了。
那滿天飛雪,雕廊畫棟,便只凝成那窗中的女子。
 
當時,文小月羅衣半解,坐於恩客懷中,卻目光清澈剔透,明亮如星,宛如從不曾為這塵世所染,從她眼中看不到一絲人世的汙穢和虛假!
 
王遺風先是覺得不可思議,然後激動萬分,這三十年的煩惱忽然有了一個出口,他胸中熱血激蕩,激動莫名,直欲縱聲長嘯,但深怕這只是夢境一場被他一嘯驚醒,於是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裏看著。
 
那夜,王遺風便在漫天的風雪中靜靜站了一個晚上,他聽那樓中軟語溫歌,看那窗內燈火闌珊,直到夜闌人靜,萬物息聲,雪濕重衣。
 
他決意要向這女子詢問,為何能如此青蓮獨世,淤泥不染。
 
文小月天生目盲,不知道何為色彩,何為美醜黑白。她也不知道王遺風有多特別,再特別,也只是她人生中一個匆匆過客而已。
 
她只知道,那天起桃香樓來了一個新客人,一個飽讀詩書、瀟灑儒雅的高士,人們皆稱呼王公子。
 
王公子每次來桃香樓只點文小月相陪,如果有人先點了文小月,他就坐那兒等。
 
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王遺風。他與其他客人不同,每日來了之後不幹別的,只與她閒聊。
 
文小月話不多,經常是王遺風說上半天,她稍微應答幾句。
 
聽王遺風傾訴久了,她漸漸知道了他內心的折磨,對他無比同情,可是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
她卻不知道,王遺風雖然滔滔不絕地說,但其實一直是在看著她的眼睛。
那雙眼睛始終清澈晶瑩,王遺風看著這雙眼睛,多年困擾於心的痛苦便會消失無蹤。
 
文小月不是一個人生活,她原本就是被收養的孤兒,後來更是繼續收養孤兒撫養,家裏有大金、二銀、三財、四寶幾個孩子,日子過得挺艱難,但是卻祥和。
王遺風被深深打動。他決定給文小月贖身,再養她一輩子。
 
王遺風看著文小月很開心地回家,笑容燦爛無比,門打開了,孩子們打開門迎接她,這情景多麼美好。
他領悟到,這裏就是他人生的歸宿,心隨之飛揚起來。
 
 
是的,幾天後離開這裏的王遺風,已經不再是原來的王遺風。
原來的王遺風,已經和他愛的人一起,長眠於此。
 
青樓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加上王遺風特立獨行,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他自己不在意,但是有人在意。
夏大千就是其中一個。
 
他看到了王遺風付給趙嬤嬤的大額銀票,眼睛似乎比血眼龍王的血眼還紅。
桃香樓的嬤嬤他是不敢惹的,那個王公子看起來不好對付,也是不能惹的,但是那個瞎女人就好辦了。
那個王公子肯定給了她很多很多的錢財珠寶,他這樣猜著,笑容和文小月一樣燦爛無比。
該是爺發達的時候了。
 
他看著文小月進門,而王遺風轉身走遠,摸了摸腰間的斧頭,深吸了一口氣。
 
他抬手敲門,聽到門內小月的聲音:“王大哥麼?”,聲音裏有一絲喜悅。
 
太好了,都不用破門而入。他聽著門閂吱吱拉開的聲音,看到那個瞎姑娘婷婷而立,那雙眼睛清澈無塵。她看不到面前的斧頭。
 
夏大千翻遍了屋子,只有幾兩碎銀!他想到,可能犯了個錯誤,誰能想到那王公子那麼闊綽,卻不給他的女人一點錢?真是個混蛋啊!
現在殺了人,又沒撈到錢,麻煩大了。不過他還年輕,有的是機會,想到這裏,他就平靜下來,悄悄出城溜走了。
 
夏大千是個小人物,他掀起了滔天巨浪,卻始終是個局外人。沒有人知道他,也沒有人制裁他。他依然是個混跡塵世的小人物。
 
以上是老劇情。在老劇情中,老王的悲劇純粹是命運捉弄人。
 
王遺風本來就對這個世界絕望,當他看到自己唯一的心靈寄託也消失了,他的心碎掉了。
王遺風瘋了。
 
當街上的居民、士兵看到一個瘋子在橫衝直撞,當然要上前制止。但是這時的王遺風,如何控制得了強大的內力?而且錯亂的紅塵心法,讓旁邊的人都心智大亂,全都陷入瘋狂,甚至互相砍殺!
 
靠近的人皆死。於是人們開始自衛,開始攻擊他,結果卻更糟。
 
全城變成了修羅場,一夜之間,自貢百姓幾乎無一生存,從此淪為大唐鬼域。
死亡數字也有多種說法,最少的也是萬餘人,最多的則是七萬人!
========================================================
在新劇情中,故事有了一點不同。
 
洗白龍王蕭沙出現了。
 
事實上他已經做了多年準備,在王遺風修行的過程中,蕭沙故意讓他見識各種世間的醜惡,讓他一步步絕望。
而王遺風遇到文小月之後,蕭沙意識到大事不好。一旦王遺風得到文小月,心魔一除,他將再也沒有毀滅他的機會。
但是,最大的危機恰恰也是個絕好的機會。
 
他用攝魂術控制了桃香樓的跑堂夏大千,讓他殺死文小月,然後蕭沙把文小月的人頭擺在王遺風面前。
 
王遺風瘋了,他瘋狂追殺蕭沙。
 
蕭沙根本就不想和他硬拼,很簡單,他只需要往人多的地方鑽,時不時再抓兩個人朝王遺風扔過去。
 
王遺風的招式本來就是範圍攻擊,於是周圍的無辜百姓一死一大片。
 
同時,蕭沙的明教手下們也在城裏四處屠殺,自貢城變成地獄。
 
這不只是個洗白的問題,策劃們這樣改也是要解釋一個問題:
一個人,如何一夜間殺掉數萬人?即使是按最少的說法萬餘人來算,老王每分鐘也要殺掉二十多個人,連續殺十個小時。這樣駭人聽聞的紀錄,在傳統的武俠小說中沒人能做到!
所以新劇情中,策劃改為一大群人同時屠殺,才造成這一慘劇。
 
之後,蕭沙抽身而退,瘋狂的王遺風卻仍在殺戮。
 
當地一些武林人士趕來阻止老王,卻被殺死多人。剩下的倖存者得以逃走,將王遺風屠城的消息傳出。
老王成為天下公敵。

王遺風逃入惡人谷。



【內容取自網路  互聯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