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47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劍三』紅衣教--阿薩辛

『內容皆取自網路  互聯網』

阿薩辛自幼信奉祆教,他稱雄國內之後,被祆教奉為四大長老之首,阿薩辛卻並未自滿,更曾遊學中華、埃及諸國。
 
但他見識越為廣博,便越加對自己信奉多年的祆教教義生疑,這卻與祆教教義有關,沃教產生的背景是多神的,但祆教則只信奉一個神,叫作“萬事得”。
 
祆教教義最緊要之處,就是二元論,“萬事得”雖是至高無上的,但在它之下,一切均落在真與假二靈的對立和抗爭之中。
 
真假二靈作一選擇之時,真理之靈因為選對了,方才成為正確的思想、言語和行為,這是沃教信徒一生要學效跟隨的。
但虛假之靈卻選錯了,它遂成為真理之靈的對立面,並不斷誘人隨它前行,用盡各種方法來敗壞人的選擇。
 
而萬物無一中性,每一都有或善或惡之主人,本身亦有善惡之性,自生至死,人將一生活在夢魘之下,假靈及其差役對人的威懾,全不在乎驚嚇,在乎一生的引誘與敗壞。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但死亡與敗壞的勢力是如此巨大,無處不在,人只能活在鬼魔的淫威下,難言自由選擇。
 
阿薩辛逐漸感到,祆教太重命數之說,令世人對自己之未來大感悲觀,沃教信徒多活在惶惑與哀愁中,實是大不合理,從此便有一改祆教教義之心。
 
此時,祆教另一位長老——穆薩•哈賈尼,即當今明教教主陸危樓,也同樣地對祆教產生懷疑。於是兩人約定一同離開祆教,傳揚各自的真理。他們選擇到大唐中土。
 
卻說阿薩辛固然是學博識精,志向廣大,但卻另有一樁緣由,是他一意顛覆祆教之主因。
 
自古以來,世間以天為陽,地為陰;熱為陽,寒為陰;動為陽,靜為陰;向日為陽,背日為陰;雄性為陽,雌性為陰。
中華《周易》也有雲:“一陰一陽之謂道”,祆教更是將陰陽互存,萬物不存中性定為教義中堅。
 
但阿薩辛自幼卻有一難言痛楚,他竟然天賦逈異,生就非陰非陽之體,與旁人絕然不同。
阿薩辛自幼容貌俊美,才學超人,學算見識,無不遠超他人,後來聲名日上,更是冠蓋古國,無人能及,但私下裏對自身煩惱卻極為困惑,更無可向人言之,他數年來潛心研究各項學問,卻多是為自身苦惱尋找解脫一因,卻是未有所得。
 
它各項才學盡皆遠超它人,數年之內,一心鑽研,苦讀天下各派武技,各宗醫書,終於讓它從中想到一法。
 
世間各物,本是陰生陽,陽生陰,老陰為少陽,老陽為少陰,獨陰不生,孤陽不長。
陰陽相生相互轉化,陰陽若然偶有異動,或男子體陰過陽,便有男子行為陰柔,婀娜有態,行動有若女子;亦有女子體陽過陰,便髥須暗生,頸中有節,但此等異動,卻萬中無一。
 
阿薩辛卻由醫入武,以絕大智慧創下小乾坤丹與《大光明典》心法,先以藥物緩緩度入修煉人體之內,再修習《大光明典》心法,使之沉澱累積,漸使男有女態,女生男相,時日穩固之後,再以深厚功力通筋過脈,催發全身藥力,如此之後,受術者兼有陽剛之美與陰柔之和,正合陰陽相融之理。
 
他對祆教之本源產生疑慮之後,再不以己身為憾,以為己之存在正是破除教義之明證,陰陽共存,那便是粉碎了了祆教萬物分陰陽之說,突破鬼魔之惑,便要著於己身了。
 
阿薩辛本是聰穎堅毅並具之人,他認定自己乃是拯救世間之聖者,多年縈繞於心頭得困擾一朝得解,實是欣喜若狂,把督導它人突破鬼魔淫猥,合併陰陽,視為一己之任。
 
來到大唐之後,阿薩辛開始在他所到的地方傳揚他的道。
他原來以為唐代是個開放的社會,沒有自己強烈的宗教信仰,因此也不忌諱什麼。
但他畢竟是外域來的,唐人大都無法接受他的理論,叫駡聲四起。只有少數經受過苦難和折磨的女子,才對他的教理舉手贊同。可以說阿薩辛的宣教寸步難行。
 
開元二十五年(西元737年)唐玄宗頒佈了“破立令”,明教是其中之一。
當時明教已經頗有規模。但是名單中卻沒有之前反響大的紅衣教。
 
阿薩辛起初慶幸然後又是疑惑,他突然間恍然,這裏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教理,那大可不必明目張膽,他開始小範圍地傳教。
 
 
但是,這次阿薩辛傳教的手段不再像當年,只是與人宣講教義,他已掌握了大唐人的心裏,他們喜歡錢財,喜歡一些實際的好處,所以阿薩辛會暗中使用一些手段,來讓無知的鄉下人感受到他們確實從神明阿里曼那裏得到了好處——比如,治病,財富。
對於反對的人,阿薩辛總是派出阿茲拉耶母偷偷將他們殺害,於是老百姓聽到的便全是讚美的聲音了。
 
後來阿薩辛為了更快更多地收納教徒,他開始派人研究迷藥:用藥迷惑人的頭腦,使其忘卻記憶,再在昏迷中給人以強烈的暗示,從而把阿里曼的教義輸入人的頭腦之中。
 
阿薩辛傳教眾《大光明典》心法之時,方才發現此心法之繁,複艱難,且修習之時陰陽互易,筋肉抽搐,百痛鑽心,非天資非凡兼且堅毅沉勇之人不能為之,阿薩辛以為世間男子骯髒無比,女子較為潔淨,無奈之下,暫且只召女子入教,以女為尊。
 
阿薩辛修習《大光明典》,身分陰陽之後,情欲之念也隨之增長,但是阿薩辛對於美貌的女子卻沒有半點欲望,他喜愛的卻是一個男人——牡丹!
阿薩辛的矛盾卻更加深,他認為男人骯髒卻無法抑制自己對牡丹的愛戀,雖然牡丹行為言語像女人,但畢竟是男兒身,阿薩辛常常為此苦惱。於是想了個法子,借他人之手對牡丹施以宮刑。
 
唐先天元年(公園712年),“光明寺之戰”之後,伴隨著明教的大舉西遷,中原地區的一些原明教信徒突然形成了短時間信仰上的宗教真空,紅衣教抓住機緣,大舉擴張。同樣的信仰源流使得她們迅速接納了大批普通的信徒,實力急劇擴大。
然而紅衣教獨特的觀點,以及教內的淫猥氣息,與中原倫法大相徑庭,故而受到種種打壓,這令紅衣教徒的性格更加偏激,不過數年,紅衣教眾在江湖之上已成人人喊打的妖邪之流。
 
阿薩辛自己其實是很矛盾的,他尊崇女子,卻擺脫不了男子身的屬性。他以女性為尊,卻無法控制自己對男人的愛戀。
同時具有男女二性的阿薩辛同樣也有著不同的性格:他有時溫柔似水,有時粗暴如狼,他愛護女性,從來不會與她們為敵,但是看見過於維護自己所愛的人的女性,他又會野性大發。
 
阿薩辛,一個神秘的人物,沒有人可以摸透他的心思,除了——牡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