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布袋戲、古裝COS服、娃衣等製作,
  • 7315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紅衣教--牡丹

『內容皆取自網路  互聯網』
 
 
 
無論去到哪里,做什麼都會帶上他。誰都有可能惹教主生氣,但是他永遠不會,因為牡丹說的話總是很中聽,他似乎掌管著教主的心思意念。
 
所以,在紅衣教裏誰都想討好他。
 
但也有人想,那不就是個娘娘腔嘛,有什麼了不起。
他們不知道,牡丹外表雖如此,但是他所知道的卻不少。先別提咱們大唐的歷史地理,就連很多沒聽過的波斯、大食那些遙遠國度的事情都瞭若指掌,似乎他就是從那裏過來的。
正因為他的博學,讓教主很寵幸他。 
 
牡丹原名叫阿拉木曲比,是洱海越雟部落的王子。
父親阿尤曲比是越雟部族的族長。
 
阿拉木的母親長得非常美麗,深得尤曲比的寵愛,阿拉木是他唯一的妻子,而且是外族女子。
當初部族的所有人都反對阿尤娶那女子為妻,阿尤卻寧願背叛族人也不願放棄那女子。
由於,阿尤過於寵幸妻子,而不顧部族之事,使得部族中惡人掌權。
 
在阿拉木10歲的時候,母親病逝,父親陷入悲痛,此時阿尤已經是一個傀儡族長。
阿拉木長得如母親般秀美,也繼承了母親的聰慧。
 
母親從小就教他讀書,還給他講許許多多阿拉木這輩子可能都見不到的事,這讓阿拉木非常嚮往走出這大山,到母親提到的地方看看。
 
母親死後,阿拉木變得沉默寡言,每天都抱著母親帶來的書籍,埋頭苦讀。而父親阿尤因為兒子長得極其相似妻子,竟把他當女兒般疼養。
阿拉木大概也是過於思念母親,竟然不自然地將自己想像成母親的樣子。
 
久而久之,阿拉木便如母親,溫柔,善解人意。阿拉木越是思念母親,越能體會到女性的美,他開始嚮往自己是一個溫柔美麗的女性。但是,他卻非常苦惱自己的男兒身。
 
開元二十五年(西元737年),皮羅閣統一南詔六國,阿尤等被擄。唐兵趁機進入越雟,大肆破壞。
 
因為聽說阿尤很寵愛過世的妻子,士兵們紛紛搶著撬開皇后的墓企圖盜取陪葬的物品。
而阿尤為了保住妻子的墓竟然向唐兵下跪!這讓阿拉木憤怒,他恨那些士兵也恨父親,他覺得他今天才知道父親是如此的人,總有被欺騙的感覺——他的母親被欺騙了。
 
唐兵看著阿拉木美麗,竟以為他是女孩,帶回軍中卻發現他是個男的。唐兵們很吃驚,接著是一頓打罵和侮辱,阿拉木恨不得在此刻死去。
 
此時卻被領兵的嚴正海看到,他把阿拉木帶入營中,驚訝地發現這個人博學多才,遂將他留在身邊。
 
阿拉木隨著嚴正海到了中原,後來又隨嚴正海引退回他的家鄉武漢。
阿拉木處在這陌生的環境中無所適從,除了嚴正海,別人都以異樣的目光看他。
他們除了讓他講講外面的故事,作作詩之外,什麼都不讓他幹,也沒個說話的人。
阿拉木覺得自己像陷入了無底的深淵般一個人孤零零地忍受寂寞。他便時常一個人到人跡罕至的野外,唯有從自然裏,他才能聽到公平親切的聲音,阿拉木卻更加思念母親了。
 
就是這個時候,阿薩辛正與雲傳教到武昌某村落,當阿薩辛說到女性至尊時,阿拉木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當阿薩辛提到陰陽合一時,阿拉木釋懷了,他終於得到了釋放——原來自己真的也可以入女性的品行,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原來真理在這裏!
 
當阿薩辛呼召眾人,大家都非常奇怪地看著他,沒有人出聲,唯有阿拉木走出來,俯伏在阿薩辛面前,尊稱他為“真主”。
 
阿薩辛被阿拉木感動,很想納他進紅衣教帶在自己身邊,然而紅衣弟子不能為男子卻是自己定下的律法。於是,只答應第二天半夜接阿拉木走,讓他在家裏等候。
 
那天晚上,阿薩辛讓人給嚴正海的兒子下迷藥,借他的手將阿拉木施以宮刑。
第二天,又佯裝憤怒,將嚴家上下殺個精光,帶著阿拉木揚長而去。
 
阿拉木雖然身體疼痛,卻第一次看到有人那麼在乎自己,不免感動,像找到家一般。
他感謝真主如此厚愛他,對阿薩辛更是心中充滿愛慕和依戀。(阿薩辛大人,我的身與心,永於您差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