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布袋戲、古裝COS服、娃衣等製作,
  • 72216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七秀--燕秀 小七

 “本姑娘浪跡天涯,想做什麼還未曾有人攔得住。”
這便是七秀之末------------“燕秀”小七。
她的背後,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七秀之末,江湖人多稱她為“七姑娘”,而七秀弟子則稱她為“小七”。
 
小七的崛起和她的劍就同她的狷狂飛揚一樣,早已成為江湖中膾炙人口的一個傳說。
 
她的本姓無人得知,據江湖傳言,小七本是父母遺棄的嬰兒,在她的繈褓之中本有她的生辰八字,本姓原名記載,但她年齡漸長之後,對拋棄自己于荒野的父母所賜之名不願再用,遂以同門姐妹排名自命。
 
她是公孫幽的末徒。
公孫一脈的技藝,本是廣涉琴棋書畫、歌舞雜藝,涵蓋甚多,女子對此等華美技藝本應心嚮往之,但小七心無旁騖,一心向劍。
她習劍之苦,人所難及,正所謂“六日迎陽立、三冬抱雪眠”,她每日運劍,絕不沾染半點其他技藝。
曾有姐妹問她可是不愛其他技藝,她也只是默然不答。
 
小七十五歲那年,公孫盈偶然觀其舞劍,佇立久久,長歎無語。
公孫幽此時也再無可教她之劍法,此事小其餘劍技的理解已經遠超眾多姐妹,所差只是閱歷和功力而已。(所以這個是純冰心秀..沒有學一點雲裳)
 
開元二十八年(740年),盈樓之中,高絳婷獻箜篌妙藝,曲罷音靜,座中便有狼牙軍大統領龐龍武率眾無理鬧事,要強拉高絳婷入室作陪,眾人苦勸無果。
 
時值安祿山勢力漸長,龐龍武本是江湖中有數的任務,當年縱橫南北,恃強劫掠,遼東雙鷹、漠北四刀傳言就是折在他的手裏,後來被狼牙軍聘為大統領,座中便有武林中人,心懷不忿,也多怕得罪安祿山,不敢出手。
 
龐龍武手下嚴文對高絳婷大笑道:“我們統領英雄當年,甚是喜歡姑娘,你這便隨統領去了吧。”
話音未落,便聽有女子高聲說道:“原來所謂江湖俠少,武林豪傑,便是這等模樣”,那聲音脆冷淒清,便如珠落盤中,一字一字似緊挨著迸將出來。
她前句剛落,後句又出:“咱家姑娘英雄當年,甚是喜歡統領,統領現在若不離去,那便永遠留在憶盈樓中吧!”
 
卻是想著龐龍武所言,她語意本是充滿詼諧,但聲音中森寒之意,雖然陽春草長,樓中眾人竟然生出徹骨寒意來。
 
高絳婷本來煩惱,見有人替她解圍,看似竟然更加焦急,眾人回頭定睛看時,卻見一個素衣少女端然坐在暗中,桌上卻放有一個白色長條包袱。
 
高絳婷對少女道:“七妹,這是狼牙軍的大統領龐將軍,他坐鎮軍中,威望正隆,咱們可不能得罪了”。
那少女回到:“四姐姐,師傅已經允我出門了,你高不高興”,這次聲音卻溫婉歡快之極,眾人聽入耳中,若雪散冰融,全身懶洋洋的,都是說不出的舒服。
高絳婷默默不語,仿佛並不放心。
 
龐龍武此時也在看那少女,他江湖歷練甚多,聽著少女小七聲音動人心魄,實在說不出的詭異,此等怪異之人,他當然能避則避。
朗聲笑道:“這位小七姑娘,我們安大人聖眷正隆,手掌一方大權,你憶盈樓名氣再大,也蓋不過我們節度使大人吧,我乃安大人手下勇將,看上了高姑娘,這是她的福氣!”說罷冷笑不語。
 
小七秀眉微蹙,卻似乎甚是猶豫,低頭道:“是這樣麼?”將手邊酒杯端起。
 
眾人見她如此情態,以為她畏勢退縮,卻忽然聽她朗聲吟道:“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這句她喝的極快,清如鶴戾,厲如猿鳴,然後她伸手向那包袱內一抓,抓出一把無鞘長劍。
只見她身子似乎不用蓄勢發力,就那麼左手一拍椅背,人已經騰空而起,快如閃電,十餘丈的遠近,她一掠而過,直向龐龍武撲去,龐龍武伸手拔刀,卻見小七右手一揮,左手在他頭頂一按,已經借力縱回座中。
那“獨愴然而涕下”剛剛吟完,這才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眾人看那龐龍武,只見他嘴角還掛著冷笑,刀子扔在刀鞘中,有好一會兒,他緩緩倒下,一抹血線在頸上綻開,倒地後一顆人頭滾落下來。
 
眾位面面相顧,心中想的都是“這是怎樣的一擊必殺的劍術!若是自己,也定然無法躲過!”那小七此時看著空空杯中,臉上掛著一抹冷峻和一點清稚,也只有她這樣的少女能將兩種截然不同的神色齊集一體。
 
當日當時,狼牙軍中隨龐龍武前來遊樂之人,為她氣勢所懾,竟無人膽敢稍動,連狠話也不敢放下一句便攜屍體悄然離去。
 
此事哄傳江湖,當小日七便當眾宣佈脫離憶盈樓,但放言有何人敢犯憶盈樓者,她雖遠隔萬里也會出手誅除,從此她浪蕩於江湖之上。
 
小七狷狂磊落更勝男子,她不拘禮法,最恨繁文縟節,快意恩仇,但憑一己好惡行事,她以掌中一把留情劍縱橫江湖,不過一年,小七在武林中已是少有人敢招惹之人。
 
她雖言脫離憶盈樓,但江湖中人無不當她仍是公孫一脈。
天寶二年,憶盈樓更名七秀坊,眾人皆知這七秀之末便是漂泊江湖的小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